中超

【思路·小说】心锁

2019-09-14 06:56: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五十个信箱
信城内有一个专门替人开锁的锁匠,开了一个号称是“三眼锁”的锁店,锁匠的名字叫吕亮,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吕亮世代就是当地有名的锁匠,祖上流传下了做锁开锁的绝技,吕亮从小就对各种各样的锁感兴趣,尽得祖上的技艺真传。
这天是十一月三号,吕亮却碰到了一件破天荒的事情:下午回家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上的钥匙打不开家里的门。他仔细一看,才发现问题,家里的锁已经被人换了,而且换得很巧妙,一般人还看不出换了的痕迹。
吕亮心里一惊,难道结了什么梁子被人找上门了?他掏出袋里专门配的“软钥匙”,这软钥匙是吕亮家传的技艺,是由几根弹性十足的铁丝缠在一起,吕亮把它们扭曲成可以钻进各种锁孔的形状,对付一般的锁不在话下。吕亮对着门锁比划了一会,把门锁打开了,可打开门他却大吃一惊。
只见房间内一片凌乱,桌子上一个大相册被一把匕首钉在了桌面上,吕亮赶快来到了桌子旁边,只见匕首钉住的那张相片正是吕亮独生女儿小雯的照片。吕亮中年丧妻,特别疼爱小雯,他看见照片上还有一张白纸,就急忙打开看个究竟,只见上面写着:
吕老师:
晚辈仰慕你的技艺已经很久了。今天下午我已经把小雯“接”到了我的家里,你尽管放心,只要你按我的要求办事情。你家门锁是我让人换的,不要去报警,否则小雯恐怕就见不到你了。
我把一部手机放在了你们大楼住户的五十个信箱中的其中某一个信箱里面,在五点半的时候我会拨打那部手机。如果你没有找到那部手机,那小雯就会少一只耳朵。
看完这封信,吕亮顿时明白“树大招风”,有人因为自己的开锁绝技而上门找麻烦了。说起吕家的锁技,有“三眼神技”的美誉:看一眼能知锁,看二眼能开锁,看三眼则无锁。也就是赞誉吕家眼中没有打不开的锁。
女儿被绑架,吕亮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冷静下来后打了电话到小雯的学校,才知道小雯已经不在学校了,按平常的时候她应该已经回家了,而吕亮打电话问遍了亲戚和小雯的同学朋友,也没有下落,看来这个纸条说的是真的。吕亮抬手一看表,已经五点一十分了,只剩下二十分钟了,而吕亮要在这二十分钟内把楼下那五十个信箱都打开找一遍却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吕亮一口气跑到五十个信箱前面,不禁犹豫了一下,平常替别人开锁,都是经过主人的同意。这次吕亮是擅自开锁,锁匠的祖辈流传下来的老规矩有一条“锁匠监守自盗者,轻则废其手艺,重则断其手脚”,虽然是老规矩,可吕亮还是一直坚持不用技艺去做偷盗之类的坏事。可是一想到那个神秘人的刀子现在就架在小雯的耳朵上,吕亮还是咬咬牙掏出了软钥匙。
这五十个信箱都是不锈钢结构的单芯锁,吕亮平常工作就经常面对这钟锁,软钥匙插到锁眼里,大约来回旋转几下,吕亮就能找到锁心的弹片所在,用软钥匙上唯一不软的部位,也就是钥匙尖头上那个倒刺,拨开弹片就能马上把锁打开。虽然开锁过程很简单,可是楼道里正好是下班时间,来往的住户很多,吕亮只能开开停停,打开一个信箱一看没有手机就马上关掉。
开到了三十七个信箱的时候,时间已经刚好是五点半了,吕亮听见有手机的铃声在信箱里响,可就是不知道在哪个信箱里响。他急得团团转,手机就在剩下的十三个信箱里,只能加快速度寻找,吕亮想起了劫匪说的没接到电话就要割掉小雯的一个耳朵,急得跳了起来。吕亮镇定下来,用耳朵听了听,初步确定了那铃声来自于左下角的四个信箱,他决定从那四个信箱着手。
手机还在响着,吕亮飞快地打开了第一个信箱,没有手机,他赶快把软钥匙 了第二个信箱的锁孔里,没想到突然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个女人在后面说道:“老吕,你怎么开我家的信箱啊?”
信箱里的手机
吕亮一回头,看见背后站着隔壁邻居柳穆,她正拎着一把菜笑呵呵地看着吕亮。吕亮顾不上说话,手里加快速度打开了第二把锁,也就是柳穆家的信箱。只见里面躺着一个手机在响个不停,吕亮赶快抓起了手机,接起来道:“你想把小雯怎么样?”而柳穆则满脸惊讶地看着吕亮。
只听见手机里传来了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吕亮凭借经验判断出这个笑声一定经过了编辑器的合成,劫匪不想暴露自己的声音。手机里的劫匪笑道:“看来你的速度还挺快的啊,你已经通过我的测试了,小雯一切都好。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小雯马上就可以完好回到你的身边。”过道里的人越来越多,吕亮边听电话边往家里走去,而柳穆也已经看出了有什么事情不对劲,紧紧跟到了吕亮的家里。
回到家,那劫匪压低嗓门道:“明天晚上九点,市中心医院大楼的十一层。从一楼到十一层的锁都是德国门锁,十一层有个 54号保险箱,用的是四向七栓锁,相信你也知道这把锁的厉害,只要你把保险箱里的东西拿出来,十点半前我带着你女儿在地下停车场等你,过期不候。”说完那电话就挂了。
看到吕亮满面愁容,柳穆问他怎么回事,她平常与吕亮家的关系挺好的,自己没有儿女,把小雯当作女儿一样关心。吕亮于是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柳穆,她一听就要报警,可是吕亮却拦住她道:“不要!如果我报警,他就会对小雯下手的……”
两人商量后,吕亮决定按劫匪的要求去做,而柳穆那天则在停车场等小雯。第二天晚上,吕亮戴上头罩,带上工具箱,悄悄来到了中心医院大楼,绕开了保安,挑了道后门,用软钥匙开了开,就钻进了大楼。
保险箱里的心脏
这栋大楼的德国锁很麻烦,锁芯配置都是选用钛铜合金材料,硬度高,而吕亮的软钥匙已经派不上用场了,他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他自制的挂锯,这种挂锯布满了小倒刺,专门对付结构复杂的德国锁,先是把挂锯 锁孔,然后用倒刺来回摩擦锁胆,一旦倒刺挂住了锁胆中的锁芯,只要轻轻一拉,就能开锁了,而且还不会弄坏门锁。但这个开锁技艺是需要经验的,常人就算来回试上几百次,都不一定能挂住锁芯,可是吕亮却曾仔细研究过这锁芯,只需几分钟就打开了一把门锁。
等到吕亮顺利到达十一楼,才知道这一层楼是专门用来储备珍贵药物和一些手术器官的。有的保险箱上标明是用来保存珍贵血源的,吕亮找到 54号保险箱,顿时长呼了一口气,原来这个保险箱是当中最大最牢固的一个,采用的是非常复杂的四向七栓密码锁,配备的是互动珠螺纹锁芯,吕亮只在资料中见过,这是第一次开。他抹了抹满头大汗,把工具箱里的工具全部翻了出来,开始开锁。
这次吕亮拿出听诊器,贴到了保险箱上,用挂锯不停地试锁。这密码锁,一共有七栓,吕亮不停地试,耳朵里要时刻注意锁芯齿轮转动的声音,沉闷尖利的转动就代表锁芯还没找到……终于,听诊器里终于传来了连续七声“啪啪”清脆的转动声音,吕亮用力转动手里的钥匙,一拉保险箱门,只听“吱”的一声,门打开了,一看表,已经十点十分了。他赫然看见保险箱里放着一个透明装满液体的容器,看起来就像科幻片中的精密仪器,非常复杂,还连接着电源,而在那液体中跳动的是一颗血红的心脏。
看到这里,吕亮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这颗心脏关系着小雯的性命,他拔断了电源,捧起仪器关上了保险箱门,小心翼翼地跑下了楼。
河中困局
吕亮刚跑到地下停车场,这个时候一辆黑色三厢商务车突然开到了他身边,车上伸出一只大手把他给拉了进去。只见里面除了一个司机外,还坐着一个蒙面人,蒙面人对吕亮道:“把心脏拿过来!”吕亮一把护住道:“我女儿呢?”蒙面人笑了起来,突然撩开后面座位上一块帆布,只见小雯正被绑在椅子上,嘴巴封着,看到吕亮后开始不停扭动。
蒙面人低声道:“现在我把车开到河边,一手交人一手交货,两个小时内你不把仪器给我,这仪器电池用光,心脏就会报废!”商务车开到了护城河边,停了下来,蒙面人解开了小雯的绳子,小雯扑向了吕亮的怀抱,蒙面人趁机一把抢过仪器,拉开车门跳了出来,小雯刚撕开嘴上胶布,就大喊:“爸,快逃……”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蒙面人抱着仪器跳下车后,一把将车门用力关上了,那司机也跳车了,跳车前已经用扳手抵住了方向盘,并且锁死了车门。只见商务车如离弦的箭般冲向了护城河。
车子坠进了河里,吕亮紧紧搂住了小雯,因为车门是锁死的,所以水暂时还只是从车窗里倒灌了一些进来,他撕掉了一块座位上的布条,然后把小雯绑在了自己的背上,然后抽出随身带的一把铁尺,用力 车门的缝隙里,上下一拨,车门松动了,吕亮深吸了一口气,刚一打开车门,翻滚的水就倒灌进了车厢,吕亮奋力游出了车门,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游出水面,游出水面……
可是河水冰凉,吕亮眼前一片黑,眼看就快没力气了,他努力向岸边游去,可是背着小雯,他的力气越来越小,慢慢向水中沉去……
玉锁谜团等到吕亮睁开眼睛,却在家里了,眼前有小雯的高呼声:“爸爸,你醒了……”原来就在他要沉没的时候,柳穆已经赶到了河边,她雇了辆在河边捞沙的船救起了吕亮和小雯。
一看吕亮醒来,柳穆说:“你觉得应该报警吗?你昨天在医院偷东西,已经上报纸了……”吕亮赶快拿起了报纸,果然上面头版新闻赫然是:华侨富豪陈铭涛心脏病危,待换心脏医院失窃。
吕亮的目光突然落到了陈铭涛的照片,脸色突变,他仔细看了看陈铭涛的胸口,老人佩带着一块青翠的枕头形状的玉锁。吕亮赶快起身,对柳穆道:“我要去医院看看这个老人,麻烦你替我照顾一下小雯。”柳穆拉住了他:“你这样去,岂不是自投罗网?现在警察到处在找偷窃心脏的人……”吕亮摸了摸小雯的头:“我这次去,要找出谁是害我们的人,小雯你乖乖在家,等爸爸的好消息,但要借你的玉佩给爸爸戴着保平安。”说完,他从小雯的脖子上取下玉佩。
一路来到医院,吕亮悄悄打听到了陈铭涛的高级病房,可是被几个保安看守着,闲杂人等不能进去。见到这架势,吕亮只得偷偷用软钥匙打开了病历房,查看了陈铭涛的疗程,原来他待会要去CT室做检查。等到陈铭涛刚被推去做检查,吕亮偷了套白衣褂,然后打开了高级病房的那把防盗锁,提前溜了进去,躲进了其中一个空储物柜。
半刻钟后,陈铭涛被推回了高级病房,透过门缝,他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子和一个年轻男人正在照顾陈铭涛,通过谈话,他知道了那中年女子是陈铭涛的妻子李珍,而那年轻男人是陈铭涛的私人医生林叶辉。吕亮的目光落在陈铭涛胸前那块翠绿的玉锁前,他摸了摸口袋里小雯那块如钥匙状细长的玉佩,脑海里想起了妻子陈俪也有先天性心脏病,还有她心脏病突发去世前的遗言:我从小没有父亲,我母亲说我父亲年轻的时候去国外做生意一直没回来,只知道他姓陈,留下了这把玉钥匙,母亲说可以打开父亲佩戴的玉锁,你把玉钥匙给小雯带着,也许有一天能找到她外公。
等到吕亮的思绪刚刚回来,只见那两个人已经离开了病房,陈铭涛也已经睡觉了,吕亮才悄悄钻出了柜子,他从口袋里掏出了玉钥匙,一步步走到了陈铭涛的身边,那把玉锁正挂在他脖子上,吕亮慢慢地把玉钥匙插到了玉锁里面,为了不惊动陈铭涛,吕亮轻轻地扭动那玉钥匙,只听见“铃”的一声,清脆的玉石撞击声音,玉锁打开了。就在这个时候,陈铭涛突然醒过来了,他看见吕亮穿着白色大褂站在他面前,还以为是医生,挥手道:“一天到晚都是检查吗?”吕亮赶快举起了手中的玉钥匙和打开的玉锁道:“打扰您了,我在报纸上看到您戴的玉锁,我这把玉钥匙是我妻子留下的,能打开您的玉锁……”陈铭涛脸上顿时非常欢喜,连声道:“王姗现在在哪里?她怎么样了?我的女儿怎么样了……”
王珊是吕亮妻子陈俪母亲的名字,看来陈铭涛真的是小雯的外公,吕亮正准备把小雯的事情告诉他,刚张口道:“您的女儿是我的妻子,这玉钥匙……”可是没想到话还没说完,陈铭涛的表情突然变得很痛苦,他捂住了胸口一下倒在了床上,病床上的仪器顿时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吕亮顿时不知所措。这时,几个医生冲进了病房,开始对陈铭涛进行抢救,而吕亮则被前来的几个保安给扣住了。
李珍带着一帮陈铭涛公司的经理们冲进了病房,林叶辉与其他医生抢救了一会儿,终于转过头来,悲痛道:“陈董事长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了……”李珍顿时失声痛哭起来,她指着吕亮的鼻子道:“你是什么人?你突然闯进了病房,害得我丈夫心脏病突发去世了……”看到陈铭涛去世了,对吕亮而言犹如晴天霹雳,自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这个时候赶来的警察已经对着吕亮掏出了手铐……
越狱追踪
警察赶到了现场,吕亮因假冒医生闯进病房使得陈铭涛心脏病突发去世,加上警察发现昨天晚上窃取心脏现场的指纹与吕亮的吻合,他被李珍的律师控告为蓄意谋杀。吕亮是百口莫辩,可是他却找不到任何线索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共 84 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为了夺取遗产而展开的错综复杂的故事。为了救了女儿小雯,吕亮用尽了自己开锁的绝技,最后还是女儿身上佩带的玉佩帮了他。小说故事情节曲折,致力于人物的心理刻划,善于在富有特征性的动作和细节中,揭示人物的内心活动和状态,使人们从中看到一个父亲对女儿奋不顾身的爱。小说结构严谨,结尾巧妙,耐人寻味。欣赏阅读。【编辑:蓝心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1917】小儿眼屎多
宝宝尿黄怎么回事
宝宝上火眼屎多怎么办
腹泻腹痛腹胀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