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二十一章 愉快的海上日子(上)

2020-01-14 18:23: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二十一章 愉快的海上日子(上)

晴朗天气,温润潮湿夹杂着咸腥气味的海风,随着白色浪花翻滚着的海水,在阳光下蒸发的水汽,让整个海平面都笼罩在虚无缥缈的幻境之中,耳边似乎还传来了远处悠扬轻快的鲁特琴声,白色的海鸟从天空掠过,卷起一丝的雾气。

温暖的阳光照在橡木桶号的甲板上,打着赤膊的水手们心情舒畅的唱着歌,光着脚板忙碌着,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在海上的日子,没有比这样的日子更令人惬意的了。

没有冰冷的寒流侵袭,没有飘忽不定的风向,更没有可怕的乱礁,都灵王国领海的航线是如此的令人羡慕,也因此吸引了不少外国的商船途经此处:蔗糖、红酒、食盐、香料、绸缎……一船一船的货物带来了惊人的财富,仿佛每一艘船的黄金白银都能装满国库。

小跑着从船舱里钻出来,穿过几个正在系缆绳和擦甲板的水手,和桅杆上的瞭望员打着招呼,蹦蹦跳跳的艾伦趴在船头的护栏上,竭力向远处眺望着,兴奋而又欢快的笑容似乎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轻柔如丝帛般的海风在面颊上留下丝丝凉意,吹掉了她头顶的兜帽,淡金色的马尾迎风飘扬着——尽管这里已经不是海牙港了,艾伦依然没有忘记要隐瞒身份这件事情,故意在脑后系了一个马尾,仿佛这样就足以让别人认不出自己了。

散发着咸味的空气,碧波无垠的海面,就连那略显拥挤,窄窄小小的船舱,还有永远散发不掉的汗臭味……全部都是艾伦从未见过的,再也不是海牙堡那片熟悉的天地,一切都是陌生的,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就像是一个新世界一样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不,应该说是真正的世界,从出生之后几乎没有离开过城堡的少女这样的遐想着。迎面吹来的海风似乎让她变成了一只真正的海鸟,自由而无拘无束的在天空中翱翔着。

“已经离开海牙堡了吗?”少女无意识的望向和船只前进相反的方向,似乎城堡的塔楼依然在海平线上的某一处,正在向她招手似的:“不知道母亲大人现在怎么样了呢,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呢,会不会又朝别人发火呢?”

“艾伦爵士,您刚才说什么?”抱着一本《光辉箴言》,一言一举越来越像一名教士的韦伯慢步走来,轻声问道:“是想家了吗?”

“才不是!”少女几乎是下意识的喊出了声来,狠狠瞪了一眼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的小教士。直至看到对方脸上的错愕,她才想起自己似乎有些唐突了:“抱歉,我不应该……”

“没关系的,您是贵族,不用为这样一点小事而道歉。”韦伯十分淡然的摇了摇头,措辞却十分的谨慎:“我们仅仅是您的仆人而已。”

“贵族?只不过是个任人摆布的玩具而已……”原本还十分开心的艾伦,心情略微有些低沉了,却还是强打精神的笑了笑:“能和我聊聊那个侍从吗,爱德华·威特伍德的事情。”

一听到这个,小教士立刻变得警觉了起来——那天出发的时候,黑发少年掐脖子告诉他的事情,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您想要知道什么?”

“呃……”少女用食指轻点着下巴,努力思考着:“让我想想……”

“铛铛铛……”桅杆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钟声打断了她的念头,不仅仅是艾伦和小教士,整个船上都还在干活的水手们都被惊动了。艾伦下意识的朝着桅杆上面望去,站在瞭望哨的水手,正在一脸惊恐的朝着远处比划着什么!

………………大概是因为还没有彻底克服晕船的毛病,清晨刚刚起来就头晕目眩的爱德华,倚着侧舷的甲板,呼吸着夹杂了咸腥味的潮湿空气,努力让自己能够尽快清醒起来,黑色的瞳孔当中充满了警惕。

这已经是航行的第五天了,依然是风平浪静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但越是这样反而越是透着诡异。爱德华扭动着脖子,颈椎的骨节处发出清脆的响声,让他感觉轻松了不少。

虽然对这个都灵王国依然不是十分了解,但是爱德华总算是从水手们那里打听到了不少东西——从海牙港到枫叶港,一共是大约二十天的航程,等到了枫叶港,也就进入了所谓的“国王直属领地”范围内,而在此之前这条航线上负责巡逻的,则是王国舰队的管辖范畴。

而王国舰队一直都是米内斯特家族负责管理的,也就是说那位安杰丽卡夫人如果准备下手的话,现在就是她最好的机会。一艘船在大海上失踪再正常不过,几乎不可能被任何人知道,也很难有人可以逃脱。

正当爱德华松口气,准备回房间接着休息的时候,一个酒瓶子突然从脑后抛过来,黑发少年微笑着朝身后举起右臂,酒瓶稳稳当当的落进了掌心。

“喝点儿海牙堡的梨子酒吧,这东西对晕船的人有好处。”船长哈哈大笑着从后面走过来,拿起另一瓶来一口咬掉木塞子,朝着喉咙里灌了两口:“喝醉了你就不晕船啦,哈哈!”

“谢谢您,船长先生。”爱德华略微颔首,像是个有些内向的大男孩儿:“请您允许我再次向您表示感谢——我听几个水手说,您为了让我们上船推掉了几桶梨子酒,和几箱食盐的买卖,真的是非常抱歉。”

“别叫什么先生了,叫我罗本就行!”罗本船长挑了挑大檐帽,十分不在乎拍了拍胸口:“能够为米内斯特家效劳是我们所有人的荣幸,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更不用说还是一位受到了光辉十字眷顾的人,和一位侍奉光辉十字的仆人。事实上我才是走运的那个——有了这趟航行,我在米内斯特家那里就能挂上名字了,说不定我还能把这艘橡木桶号卖了,再换一艘更大的船!”

“但是,有些事情也请你能够谅解。”罗本船长呵呵笑着,话锋一转:“我原本是不打算提的,但是船员们已经开始有些流言了,我必须顾及到他们的情绪。”

“哦……我猜应该和某位与我同行的伙伴有关,对吧?”爱德华一副了然的表情,把手中的酒瓶放在脚边的甲板上:“我记得已经额外付过钱了,不是吗?”

“这个当然没错,但是你依然没有告诉我那个同伴究竟是谁。”这个看似豪爽的船长,故意做出了一副夸张的表情:“有些水手向我反映,你这位‘同伴’很可能是个女的,你不觉得应该解释一下吗?”

“要知道在船上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女人来可是个噩兆!再说她一个女孩儿,而这条船上到处都是一腔热血没出洒的汉子。”假模假样的笑了笑,船长目光闪烁的看着爱德华:“为米内斯特家的人效劳,为了光辉十字这都是我们的荣幸。”

“嗯,但是船员们的担心也是要被考虑到的,您是想这么说吧?”看着对方那既尴尬,又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自己的复杂表情,爱德华“善解人意”的接过了话题:“或许我可以想办法帮您打消这些顾虑。”

“比如,十枚都灵银币怎么样?”黑发少年的笑容无比的真诚:“可以让您的船员们打消某些顾虑,不再过问我的伙伴身份了吗?”

前一世常年住院治病的爱德华,对钱还是有些敏感度的。在都灵王国,一枚磨损不大的银币就能在酒馆里订个房间,吃上一顿很丰盛的晚餐了——更不用说安杰丽卡夫人给自己的钱袋里,全都是崭新的,从这方面来说,米内斯特家的人真的十分慷慨。

“二十枚,我保证不会再有任何一个家伙回去打扰你的同伴了,怎么样?”虽然看起来确实挺豪爽的,但是罗本船长说到底依然是个商人,逐利才是本性:“而且你也得保证,不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我想应该没问题。”爱德华倒是没什么舍不得的,反正这些钱都是那位慷慨的夫人给的自己,为了她女儿花掉倒是也不心疼。微笑着的黑发少年抬起头,隐隐约约的似乎能再海平面上看到一个远处的黑点:“那是什么?”

“好像是艘船,等等?!”罗本船长猛地冲到船尾,睁大了眼睛望过去,还不忘了和身后的爱德华说话:“帮忙看看,小伙子。看看那艘船上面挂着什么旗子?”

“嗯?”黑色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爱德华极目望去:“好像那艘船的桅杆上面,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是海盗,海盗来了!”罗本船长突然声嘶力竭的大喊着,一把推开身旁的水手,朝桅杆的瞭望塔上吼道:“快敲钟你个蠢货,怎么到现在还傻站在那儿,海盗来了!”

原本还井然有序的甲板上突然乱作一团,惊慌失措的像一群受了吓的驯鹿。黑发少年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讥诮和期待,右手握住了背后的剑柄。

“我可终于把你们给盼来了。”

石嘴山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医院哪个治的好
河源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吉林治疗睾丸炎费用
营口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