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拣宝 第406章 有恩必报……

2020-01-16 21:49: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拣宝 第406章 有恩必报……

“小兄弟,这不至于吧。”

这个时候,元老板脸色变了,低头打量王观指示的地方。半响之后,他的感觉自己的舌头在发苦,表情变得非常难看。

“想必元老板也应该听说过,有一些人为了牟取利润,不惜将一张真品古琴一分为二,或一分为四进行割裂、分散,再与伪品搭配。”

王观轻声道:“这种真假混合的作品,稍微不慎就让人掉进陷阱里头。一般人只注意到真的地方,却对假的痕迹视而不见,往往上当受骗了。”

说到这里,王观心里也有几分感慨。古人伪造名琴骗人牟利,顶多造成真赝混杂,混淆视听,还构不成大的危害。可是现代的人,既骗人牟利,又对古琴本身的整体性和艺术性进行破坏,罪行更加严重百倍。

俗话说,一语惊醒梦中人。

元老板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在王观的提醒下,立即反应过来,摆脱了名琴的诱垩惑力,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研究古琴。

不得不说,尽管元老板是个经营者,但是从业十几年,鉴赏能力还是不错的。之前只是被利益蒙蔽了眼睛,现在醒悟过来,果然发现了许多问题。不仅是断纹,还有漆胎,包括琴背的刻款,越看越像是才铭刻不久的文字。

不久之后,元老板轻轻抬头,只见他一脑门的汗渍,脸色都有些发白了。不过,他还没有完全死心,带着几分期待之色问道:“琴姑娘,你是怎么看的?”

“我的看法和他差不多了。”

琴玥微叹道:“刚才我弹了一小段就可以感受出来了。古琴的音色存在很大的问题甚至连徽栓的定音都不准,与传说中的名琴妙音相差悬殊。”

一席话,却是直接给这张琴半了死刑。

要知道其他可以出错但是音色绝对是鉴别古琴好坏的硬性标准口尤其是史料有记载的传世名琴,音色肯定是属于极佳的水准。如果说连宫商角徵羽的音调都不准,那么完全可以肯定东西绝对有问题。

“鬼迷心窍,栽了!”

刹那间,元老板满面颓然之色,好像是心如刀割般的痛苦。

“元老机……”

琴玥想安慰,却不知道怎么劝说。犹豫了片刻之后,她才开口道:“元老板你也知道我是个研琴师,这琴的音色佳,我倒是可以帮忙纠正。说实在话,这琴的形制也十分精致,只要调好了音色,也称得上是一把好琴。”

当然好琴和名琴之间的价值,可是拒差了十万八千里。

“琴姑娘,不用麻烦你了。”

此时,元老板苦笑起来,一脸灰白之气,沮丧道:“这琴是我与其他人合伙买的,打算在今年上拍赚一笔,没有料到栽了个大跟头,摔得不轻。也不怕你们笑话掉进了这坑里,我去年算是白忙活了。”

看见元老板低落的模样,王观和琴玥劝慰了几句之后也识趣的提出告辞。

“不好意思……。”

元老板明显是在客套的挽留道:“要不,中午!起吃饭。”

“不了,我们还有其他事情。”琴玥委婉拒绝起来。

元老板点了点头,干脆什么都不说了,招呼清秀小姑娘送客人出去,而他却抱着那张古琴失魂落魄的向内室走去,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背景凄凉伤鬼……

“元老板真可怜。”

出门之后,琴玥微微感叹道:“造假的人真是可恨。”

“未必。”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叔开口道:“实际上,他没有看起来那样伤心欲绝。头上的汗渍其实是茶水,在你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抹上去的。”

“什么?”

琴玥愣住了,莫名不解道:“李叔,你没有看错吧,元老板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他要博取你的同情心。”

与此同时,王观若有所思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奇怪,元老板为什么要请琴姑娘来鉴别古琴?当然,我没有轻视你的意思,只不过这里是津门,与京垩城毗邻,可谓是鉴赏家云集,其中更是不缺乏各大琴派的制琴名家。元老板既然从业十几年,肯定也不缺少这方面的关系,何必舍近求远,专程从外地请你来鉴赏古琴呢?”

“他想……。”

琴玥只是善良,并不是愚蠢,稍微思虑,就知道元老板似乎不安好心。

“他与琴姑娘的关系,应该不算多么熟悉吧。”

王观分析道:“或许元老板真的栽了跟头,但是他早就知道古琴有问题,现在不过是想嫁祸于人而已!估计他以为你虽然是研琴师,但是比较年轻,水平应该不算高明,或许打算将刚才那张古琴推销给你。然而,没有料想竟然让你给看穿古琴的破绽,就干脆顺水推舟伤心一把,以便掩饰真正的目的。”

“李叔!”

琴玥蹙眉,习惯性的征求意见:“是不是这样?”

“很有可能。”

李叔轻轻点头道:“这事确实有些反常,毕竟他才与你见过一面而已,也不知道你的水平怎么样,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求你帮忙的口另外,他表面在痛苦伤心,可是眼神却没有什么变化,所以我才知道他是在装的。”

琴玥显然非常相信李叔的判断,听到这话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的怀疑,明亮清莹的水眸掠过一抹气愤,低声道:“为什么人心总是那么险恶……。”

“朵姑娘,你千万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旁边,王观诚恳说道:“虽说古玩行业良莠不齐,大部分害马已经成群了,但是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存在。比如说我……的朋友,也就是华宝堂的老板,相对来说也算是业界良心。”

“没事,我习惯了。”

琴玥抿嘴笑道:“而且,我知道世上还是有好人的,你也算是一个。”

“呃……谢谢!”

被一个美女发了一张好人卡,王观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心情很复杂啊。

“对了,也不耽搁你拜访朋友了。”

就在这时,琴玥招呼李叔,把双轮斗车解下来。

王观一边致谢,一边扶正斗车,又随口问道:“琴姑娘,等下你们打算去哪?”

“实际上,我受人之邀,在辽沈帮人所琴的。后来听元老板说,他手头上有清绝名琴,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说到这里,琴玥微微的摇头,心情有些闷,然后说道:“既然这边事了,那么就返回辽沈继续工作吧。”

“琴姑娘,冒昧问一句,你的工作大概在什么时候完成?”王观打听起来。

“古琴大部分工序已经完成,再用一两天时间收尾就行。”琴玥明眸微闪,笑盈盈道:“怎么,你找我有事?”

“一两天,应该也差不多了。”王观估算了下,立即笑道:“琴姑娘,那你忙完之后,能不能进京一趟,我想请你鉴赏一件宝物。”

“什么宝物?”琴玥轻轻一笑:“你说的焦尾琴?”

“没错。”王观眼睛掠过一抹惊诧之色,没有想到琴玥冰雪聪明,一下子就猜中了。

“好呀。”

琴玥随口答应下来,轻微笑道:“到时候来找你,记得请我吃饭。”

“那是当然。”王观连忙点头,然后目送琴玥上车离开。

“小琴,你答应他了?”

车上,李叔稳稳的抓住方向盘,驶往车子出了古文化街,朝辽沈方向而去。

“嗯,在蜀川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性子其实和我差不多,有恩必报。刚才我们帮了他,如果不给他一个感谢的机会,他肯定一直记在心里。”琴玥微笑道:“所以我才说他是好人。”

“我知道…。”李叔淡定道:“不过,我想告诉你,他说请你鉴赏焦尾琴的时候,可没有丝毫撒谎说笑的迹象。”

侦察兵出身,李叔对自己的眼力十分自信,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半断错误。

“咦?”

琴玥也相信李叔,所以脸上露出了几分惊疑之色。半响之后,她反应过来,释然笑道:“他说的焦尾琴,应该是焦尾式古琴。”

“是吗。”李叔点点头,不再说话了。他毕竟是外行人,也没觉得一字之差,具体会有什么区别。既然琴玥觉得是,那就是了。

“看他的模样,确实像是很有信心,估计古琴应该不错。”琴玥微捋青丝长发,眸光清莹带笑道:“这样看来,我也应该多几分期持……”

“貌似还是不相信我啊。”

与此同时,想到琴玥临走时轻描淡写的态度,王观就知道她肯定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觉得焦尾琴的事情,肯定是一个笑话。

“算了,事实胜于雄辩。到时候让她看看实物,就知道我有没有撒谎。”

王观摇了摇头,也没有理会双轮斗车,就把东西搁在街道边上,反正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至于有人明抢。再说了,大香炉非常沉重,就算有人抢,估计也拖不了几步就被追上了。

另外,王观也不是走进华宝堂,而是转身回头,再次踏入了牧心斋的门口。进去之前,他抬头看了眼招牌,心中冷笑:“牧心斋,牧心斋,名字果然是意味深长啊!”

一时门,王观二话不说,率先打开了特殊能力,把店铺的东西全部笼罩起来…”(未完待续)

周至县人民医院
涪城区妇幼保健院
常德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惠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台州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