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魔兽之狂乱贵公子第280章校长说攘外必先

2020-01-24 02:51: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兽之狂乱贵公子 第280章 校长说:攘外必先安内!

“姐姐,难道我们就这么等着什么也不做吗?”

“是的。∈↗,”

“巴罗夫家族的统治摇摇欲坠,您不想重新夺回自己的桂冠吗?”

“王后的桂冠因国王而闪耀,你想要我嫁给谁?”

“不,我的意思是……”

“没有意思。”

“额,没有意思?”

先王后萨莎和小她整整二十岁的妹妹在自己的寝宫中随意的交谈着不那么随意的话题。

“为了家族,我已经付出的够多了,所以不要再在我面前谈论家族利益了,艾丽娅。”

人到中年,纵然保养得宜,萨莎的眼角依然起了皱纹。对于自己的妹妹,她是喜欢的,对于家族的培养方式,她是厌恶的。

所以萨莎嘴角的微笑和眼角的疲惫刺伤了艾丽娅稚嫩的自尊。

“但是姐姐,我们的一切都来自于家族,不是家族的庇护,我们会被夺走一切,而您也将一无所有。”

艾丽娅不服气的反驳道。

“夺走我的一切,谁?父亲,还是巴罗夫?”

“奥特兰克的国王是个战争狂!他会夺走一切,他会毁了一切的!”

“卡洛斯是个圣骑士。”

“全面战争******。战争已经胜利了,但是农奴和佃农依然被王室集中管制,贵族因为农田无人耕种而在挨饿,王室却赚了个盆满钵赢。巴罗夫家族想要一家一国!最后我们都会饿死的!”

艾丽娅有些激愤的说道。

“是谁跟你说的这些话!”

萨莎离开卧榻,坐正起来,皱着眉头用不同于刚才慵懒姿态的锐利眼神死死盯着自己的妹妹。

“父亲和哥哥们悄悄的开会,我听到了。”

艾丽娅被姐姐富有压迫力的眼神盯得很不自在,语气弱了下来,小声解释道。

“你还和其他人说过吗?”

萨莎紧张的问道。

“我又不是傻子……”

艾丽娅不满的嘟囔着。

“艾丽娅。你知道为什么我愿意花两千金币给你买龙牙匕首,却不愿意借给父亲一枚铜币吗?”

萨莎深呼吸了两次,压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放缓了语速慢慢说着。

艾丽娅摇了摇头。

“因为你会念我的好,而父亲只会期待从我这里拿走更多。”

“但是!但是!但是……”

虽然天赋出众,年纪轻轻就成为地下世界盛名远传的刺客。艾丽娅的人生阅历却不足,对于姐姐的话语想要反驳,却终究只能说出个但是。

“巴罗夫家族的统治摇摇欲坠?是谁告诉你这个说法的。超过十万的军队忠于国王,无数的子民赞美王室的仁慈,洛丹伦王国的公主将成为我们新的王后,你却告诉我巴罗夫的王朝即将崩溃,艾丽娅,这不好笑。”

萨莎伸手摸了摸妹妹的头。

“可是大家都在说,国王对那些贱民太好了。甚至比对贵族都好,这是不对的。”

艾丽娅依然固执的坚持己见。

“那什么是对的,我的妹妹。”

萨莎突然觉得心很累。

“农夫就该耕地,猎人就该打猎,让高贵者继续高贵,让子民老实干活。”

艾丽娅说完,又补充了一句。

“父亲这么说过。”

“高贵?在我嫁给艾登之前,我们。我们家,我们家族。只不过是索菲亚高地一个乡巴佬家族。除了长得漂亮点,你姐姐我根本一无是处。高贵?什么是高贵?华丽的衣物和高傲的神情吗?”

萨莎不知道在和谁置气的样子,语气极尽嘲讽。

“那您准备怎么办,大家私下里都在议论,如果国王不结束战争,大家就要拖税抗税了。”

“我?我能怎么办。我现在是艾里布登女伯爵,我可以在这所王宫中度过的我晚年,我什么也不用做,一年也有一万四千枚金币的收入。我什么也不用做。”

“可是之前,这个王国有一半属于您。”

艾丽娅显得非常的委屈。替自己的姐姐感到委屈。

“这个王国从来都没有属于过我,没有人生来就是奴隶,也没有人愿意一直做别人的奴隶。艾丽娅,你的想法很危险。”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父亲他们说得对。”

“好了,姐姐不是想训斥你,只是希望你多看看,多听听,只有自己看明白、想出来的道理,才是属于自己的道理。”

感觉再谈下去就要起争执了,萨莎果断的终止了话题。

又和妹妹聊了一会其他的,不那么沉闷的话题,才唤来侍卫,送妹妹离开王宫。

此刻的奥特兰克王宫,实际上呈现一种非常诡异的状态。

国王常年领兵在外,新王后位空悬,居于王宫内话语权最大的居然是摄政大公爵阿历克斯.巴罗夫和萨莎这个先王后。虽然詹尼斯.巴罗夫带着儿子女儿现在也居住在奥特兰克城,却住在自家别墅,而不愿意居于王宫。

对于当年的恩怨,萨莎已经看淡了很多,也不想和詹尼斯见面,现如今安分的住在卡洛斯允诺她的几所宫殿内,过着几乎养老的日子。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萨莎敏感的身份和背景让她从来没有真正的逃离过政治的漩涡。对于自己这个妹妹,萨莎是了解的,拳头和匕首远比脑子用的溜。她今天和自己说的话,多半是有人通过她的口对自己说的,她自以为的偷听,又有多少是别人故意让她听见的呢。

“一群蠢货。”

萨莎暗骂了一句,然后让侍从官前去阿历克斯.巴罗夫摄政大公爵的办公厅传讯,就说自己想要和摄政大公爵共进晚餐。

对于现况,萨莎也是无奈到苦恼,原本应该是自己靠山的家族成为了对自己别有用心的图谋者,而在外人看来根本容不下自己的巴罗夫父子二人却成为了自己的保命护符。

在梳妆台前,萨莎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整理容颜,换上了最符合阿历克斯审美观的衣物,静静的等待着幼时的好友到来。

然而,夜色将近时,侍从官却带来了摄政大公爵爽约的消息。

“理由是什么,阿历克斯是个守信的人,发生了什么?”

萨莎仪态端庄的问道。

“詹尼斯.巴罗夫公爵夫人怀孕了。”

侍从官面带尴尬的说道。

“呵,哈。”

萨莎意义不明的感叹道。未完待续。

保定市第一医院
长春看银屑病啥医院最有效
安徽治疗白癜风办法
成都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镇江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