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茅山奇术 第四十三章 无法归魂

2019-10-12 18:53: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茅山奇术 第四十三章 无法归魂

谁也想不到,梓涵和慕云的爷爷,竟然是师兄弟,此时两位老者在医院里久别的重逢,倒也颇为让人感到意想不到,也难怪两位老人见面后,都是一脸的惊讶。

原来在几十年前,两位老人都是在同一位师尊的门下修道,不过两人的师傅却并非是同一个人。

杨兆德的师傅一生收徒极为谨慎,所以直至临终,也就收了两个徒弟,而杨兆德还是师傅在七十多岁后,才收的徒弟。

杨兆德三岁时就幼年丧父,母亲又改嫁到了一处极为偏僻山沟里,在母亲改嫁后就跟着母亲一起去了养父家里。不过当初是战乱年代,到其六岁妹妹出世时,就因为养父家里经济困难,而不得不让杨兆德跟随自己的养父外出做工挣钱。所以杨兆德从小到大,是一天学也没有上过。

在其八岁时,战乱正处于白热化,每家每户都是过着提心掉胆的日子

,可杨兆德却还是需要外出去做工。不料有一次随养父从偏远的山区地主家做工回来时,路过一条极其窄小山路之际,不小心掉入了深邃的山崖河道里,当他醒来时,就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竹屋之中,而跟自己同在一间竹屋里的,还有一个比自己大十来岁的男生和两位年迈的老者。

竹屋里比他大的那个男生,便是杨兆德的师兄李墨园,而另一位看上去五十来岁的老者,就是他后来的师叔张承元,还有一位看上去七十多岁的老者,便是杨兆德后来的师傅黄祖光。

当初,张承元是还没有出师的,但他却就是想收自己的徒弟,说自己都五十多岁了,不能凭自己的师兄一句话就断定自己的能力。所以硬是不理会黄祖光的阻拦,就开起了山门收起了徒弟。

在那个战乱年代,是有很多人都愿意去学道拜师的,不是说拜师了就可以学多少东西,实则是情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要说那张承元开山门收徒弟后,虽然上门拜师之人不少,可真正相信茅山道术之人能有一二也算是不错了。当时,许多上门拜师之人,不过是为了躲避征兵政策,才想着去找一处躲避之地。

而杨兆德在黄祖光的传授下,进步倒也蛮快,喜得师傅怜爱。但唯一让黄祖光感到头痛的,就是自己那师弟见了人就收的惯例,这让黄祖光觉得,茅山道法在师弟眼里,就像是无稽之谈一般,所以他受不了师弟的这种性格,也一直与其交涉,但张承元就是不听自己师兄的。

杨兆德认识唐定云时,已经是十六岁了,当时自己学道八年,勉强步入了固气的地步,张承元才迎接来了自己第一个被师兄认可的弟子。

唐定云当时是被张承元在外捡回来的,就如杨兆德一样,也是生的一副聪慧样,深的黄祖光和张承元喜爱。作为师兄的杨兆德和李墨园,也是受了黄祖光的师令,要他们主动去传授唐定云的道法,所以相比之下,张承元这最小的一个徒弟,从入门以来,就等同是一直是与其他的弟子分开修炼,每日不是跟着张承元的那些散漫弟子一起,而是跟着杨兆德和李墨园。如此一来,三人关系自然是很要好。

不过事情总是不会那么让人如愿,在杨兆德修道十年之际,原本打算不再收徒的张承元,竟然又出尔反尔,开始随意收徒。再加上张承元那门规意疏散,所以在其开山门收徒十年之际,年近八十多岁的黄祖光终于无法再忍受自己师弟的收徒之法,一气之下,就与之决裂断绝师兄弟关系,并带着杨兆德和李墨园离开了原本的山门,去到了托口镇的暴雾山上。从那时候开始,唐定云跟杨兆德和李墨园,便再难相见。

如此过去了十多年后,杨兆德的师傅黄祖光仙逝而去,他与李墨园便各自下了暴雾山,李墨园因为是孤儿,再加上战乱已经结束,便开始四处做工行医,但不知何故,年仅三十多一点的他,却放弃了婚姻,独身一人游荡世间,一直到老都没有组建家庭。如今已然老去,便独自回到了师傅当初修炼之地隐士而居。

而杨兆德在离开暴雾山修炼之地后,首先就按着自己的记忆回母亲和养父所居之处寻找家人。好在养父和母亲都没有搬迁,找寻倒也没费什么气力。在找到母亲后,杨兆德才知道,养父已经去世,妹妹也已经嫁人,等同是养父那残破的老家,又只剩下了母亲孤零零一人。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杨兆德终于在大公制度下,分到了自己的两间房子,然后便接自己母亲一同前往如今所住之处居住,最后结婚生子……

而在离开山门后,第二次杨兆德见唐定云,已经是他四十多岁了,当时唐定云也已经成家,彼此当时见面虽然也是依依不舍,可两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草草聊了几句,也没问对方的住址什么的就又各自离开,所以以至于后来杨兆德想要再去找寻自己的这个小师弟,却成为了一个极大的难题。

第二次相见之后,又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如今两人都已经是身为孩子的爷爷了,两鬓斑白心中忧,又有何人方能明这份从小便记挂在心中的师兄弟之情。

杨兆德见到唐定云之际,虽然已经几十年过去,但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而唐定云也是一样,如此看来,这两师兄弟的情谊是极重的。

两位老人相见后,都是愕然的愣在原地,彼此目视着对方,似乎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所以彼此都选择了沉默,用无言的沉默,来表达彼此的那份思念和牵挂。

梓涵在一旁看着爷爷那奇怪的表情,不仅好奇的问道:“爷爷……你怎么哭了啊?”

经孙女这么一说,唐定云才意识到,自己的眼角,不知何时竟流出了一滴泪水,在眼角处来回转动。

梓涵的话,也打破了两师兄弟之间的沉默,唐定云看着梓涵微微笑道:“没事……被风吹进眼里了。”

杨兆德见彼此的沉默被打破后,也接上了话茬,带着一丝疑惑问道:“师弟……你来医院,是家里有谁住院了吗?”

“不是……”唐定云微微摇了摇头回道。

“那你来这医院是干嘛?”显然,杨兆德还不知道事情的经过。

唐定云苦笑着叹了口气,略显无奈:“孙女调皮,施展了收魂咒,却不懂得如何将人家的魂魄归位,我这才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什么,这是你孙女?”杨兆德瞪着梓涵问道,眼里闪动的奇怪的神情,似喜,似惊讶……

“正是定云孙女,名梓涵……”

“这么说,我这推算之中,解救慕云这一劫的人,感情就是她咯。”之前杨兆德有推算过慕云的事件经过,得出的结论是慕云受伤之际,被贵人以道法相助,才躲过了那生死之劫。如今一听唐定云这么一说,自然就知道了这贵人是谁了。

梓涵这会倒也乖巧,不等爷爷说话,就害羞的点了点头回道:“杨爷爷,是慕云先给我解围的……”

杨兆德看着梓涵那乖巧的样子,打心眼里喜欢,他一直就期望能跟自己的孙女多接触,无奈自己的小儿子和儿媳一直排斥自己,不让自己的孙女接近自己,这让杨兆德心痛不已,可这又是家事,他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事实。

如今见到这可爱乖巧的梓涵,他心里的那怜爱之意徒增,满面慈祥的看着梓涵倾诉道:“真是个乖巧的女孩子,要是我的孙女也能这么懂事……哎……”说道最后,杨兆德似有心悲,不愿再提。

顿了顿后,杨兆德才想起了正事,连声问道:“师弟,你刚才说是梓涵这丫头施展了收魂咒你才回来医院,莫不是那休克的小子,就是失魂之人?”

唐定云点了点头,沉声道:“可不是。”语气之中,带着丝丝责备,这让梓涵顿觉自责,连忙低下了头。

杨兆德在听闻之际,又五指轮回推算,一会后,脸色一沉,有些惊讶的说道:“今明两日,都是极阴之天,冥界魂魄均无法越界,你如何将其魂魄引离归体?”

“什么,极阴之天……”听师兄说完,唐定云也是一脸慌张,连忙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罗盘往手心一放,细细一看,那罗盘指针,四下转动,毫无稳定之时。

“果然是极阴之天,这可如何是好……”唐定云虽然不会推算之法,可他却也有办法来知道阴阳天气法,这罗盘,便是其识法之物。眼下用罗盘一测,才发现罗盘引针左右来回转动,没有一丝稳固的迹象,一看就是阴气四散的天气,所以他一眼就能确定师兄所言非虚。极阴之天,对于修道之人而言,可以说是一个极大的坎,因为极阴之天里,修道之人的灵气,会被四散的阴气相冲,施展道法后,会极大的降低灵性。再加上极阴之天,在冥界的阴气结界比平时要强上好几百倍,如此一来,想要从冥界引魂归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在这般情急之下,竟然让唐定云碰上了极阴之日,难怪他会眉头紧锁,神色慌张。

铜川治疗牛皮癣医院
白银癫痫病
嘉峪关好的妇科医院
铜川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白银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