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苍穹丹 第285章:撼动

2020-01-17 00:43: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穹丹 第285章:撼动

就在她们谈论的时候,那悬崖下有一双xiǎo眼正在注视着她们,梦儿这次并没有去修炼,而是在云静她们出来时就注视着她们,就在梦儿看的出神的时候,云莹突然出现了。

“娘亲!”

云莹却抱着梦儿也哭了起来,而且哭的肆无忌惮。

梦儿却像个大人一样拍着云莹的头哄道:“娘亲不哭,娘亲不哭,没事的,有xiǎo梦梦呢!xiǎo梦梦一定会帮你的!不哭,娘亲不哭,你再哭xiǎo梦梦也想哭了。”

云莹看着懂事的孩子,不忍心再哭,就抽泣道:“娘没有,娘斗不过她们,她们可能很久之前就已经定下一切,娘却一diǎn不知!我三次借助阴阳劫的力量才完全弄明白了一切,也知道你爹为何会疯!他们可是情同手足啊!你爹为何不会疯呢?她们太自私了,自己一死了之,把什么都留给我们!可是这一切都晚了!一切都晚了。”

説的气愤之极,嘴唇都咬出了血来,接着道:“我本想借助这次的阴阳劫召集人手,奋力一梦儿突然拉了拉她的衣服倔强的説:“娘亲放心,你告诉我的我都记得!我们去竹院?”

云莹知道她为何会这样,虽然她自信不会被发现,但还是xiǎo心些好,于是就听从了。

那几只大鸟现在也聚到了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了起来。

“玉儿!你感觉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怨兽本为天地所不容,受人和天地诅咒,怨气不消,不入太极不能化形,是主人他们给了我们怨兽一族化形的机缘!”

“嗯!本来我们怨兽一族就为人、妖二族都不容,虽有些不在乎!但如果不是有蛟魔尊者几位大尊,我等怨兽早就灭族了!我等不能知恩不报!”

“蠢猪!谁让你説这些了?我们现在是讨论到底该听谁的!”

“哦!那方人多就听谁的呗!”

“不,我们谁的也不听!我们要保护两个xiǎo主人安全的成长起来!”

“嗯!我赞同,几位主人也不告诉我们到底何事,也只有如此!而且这也是最好的选择!”

“嗯!我们也赞同。”……

济世堂,十大长老齐聚一堂,还有近十位在明面上出现过的,不过都有着阳元境的修为,他们也在讨论着什么!

“大长老!你们真的如此?”

“我们只听从两位堂主之令!”

“那只是十岁大的孩子啊!”

“这是忘情令召我们回来接手成立济世堂,定下的命令!而且他们会长大的!”

“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金兄!除非三夫人亲自到来,否则济世堂绝不插手忘情谷之事!”

“是啊!金兄,三夫人如果发出召集,我等为何没接到?”

“哼!难道你们当真不知三夫人的意思?那阴阳劫……”

“够了!几位尊者!麻烦请金兄几人留下做客几天!”

“你……”

……

尘缘帝都,也在上演着差不多的一幕。

“司老!你老人家可知忘情谷到底发生了何事?”

“不知,我们也奇怪,这次挑起来的战争太奇怪了,而且几位夫人的反应也有diǎn反常!”

“是啊!我等也是感觉三夫人有召唤之意,才会来此,虽然太极阴阳劫难得一见,但于我们忘情谷走出之人却并无太大作用!”

“是啊!忘情谷之令,五行境以上修为者非有召,不得踏入尘缘国势力范围内,可这次却无人来管此事。”

“雷长老可知道些什么?”

“夫人的做法高深莫测,非我等可以揣测!”

……

同样的一幕还是在许多地方上演,本来神秘且不为外界所知的忘情谷,现在成了焦diǎn。

但忘情谷也同样上演着奇怪的一幕,妖兽一夜之间全都从忘情谷消失,剩下的人各自为阵,八侍、云静二人、几只妖族大尊和幻儿、云莹和梦儿、死神卫各自在私下做着什么!

但有一diǎn可以肯定,他们各自为政,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云莹与梦儿显然是最弱的一方,因为其余几方联合起来监视着她们,不让她们与外界有任何联系。

她们二人一直躲在竹院内不出来,不知在做些什么!但也无人打扰她们母女真正的聚在一起説话,而且那竹院的防御也不能让外边的人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何事,可以肯定的是二人一直很好。

现在二人已经不説话了,只是在过着一般母女的生活,仿佛快要生离死别一样,云莹心里独自伤情,梦儿却在享受着真正的母爱,虽然她知道这不会太长久,但她是非常珍惜的。

就在云莹一筹不展,收起内心自己的悲伤的时候,突然在竹院内出现了三只椭圆形,灰褐色拳头大xiǎo的妖兽,使她眼前一亮!马上就想到了什么!皱着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

幻儿虽然説烦梦儿,但看到梦儿和她娘亲在一起,心里非常难过,因为他也想要娘亲陪伴,虽然云静三人对他们并无区别,不过毕竟不是他的亲娘。所以看到梦儿消失几天,和她娘亲在一起,就经常一个人跑进隐天钟里哭泣。

忘情谷内现在到处都处于紧张当中,八侍在那些侍从都渡过生死劫后,在他们哭泣中把他们不知送去了哪里!

死神卫慢慢都聚集到了忘情谷,这也是云静二人所不能阻拦的,不过早就想好了如何安排他们,众统领都紧张的准备着什么!给人感觉非常凄凉,但都很决然,同时也在想着如何让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兄弟活下来。

几位怨兽尊者一直保护着幻。

忘情谷内充满凄凉决然的亲情的同时,整个风灵洲,甚至其周围地区都处于暗流涌动之中。

断情崖下不远处,一片竹林内,云静、云炎玉二人难得清闲一次,现在竟然在此弹琴吟唱,所吟并非它曲,赫然就是那闺中怨、逆天行和劝世吟。

一边吟唱,一边又像缅怀着什么!有时竟然两行清泪留出。

“六师姐、七师姐真是好雅兴!”云莹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竹林内。

云静二人一愣,才发现云莹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竹林之内,但见到云莹的穿着时都愣住了。

看着云莹穿着她们刚到天葬海时穿的衣服,而且还叫她们师姐,师姐妹这个称呼她们已经有几十年没用过了啊!如何不让她们失神?

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云静皱着眉头道:“三妹今天是怎么了?为何如此打扮?”

“六师姐説笑了,师妹我只是感觉自己败了,想最后体验一番当年的感受罢了!而且两位师姐不也很自在吗?”説着云莹就拿出一只笛子,吹奏了起来。

云静沉默了,云炎玉却道:“妹妹,我们来伴奏,你来唱那君绝!”

三人谁也不矫情了,云莹随音而舞,舞中伴唱。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吟唱之时,意境自然显现,引人遐想无限。

云静也随之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仿佛当年她们仍在师门嬉戏时的场景;仿佛又回到她们与沧浪子几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不过马上又到了沧浪子告诉她那庞大的计划之时;又仿佛看到了沧浪子临死前的洒脱。

云炎玉同样在回忆着这一切。

在她们失神的瞬间,云莹居然做好了向她们攻击的准备。

但变故突然发生,失神的两人一齐发难,把云莹封印了起来。

云莹显然是没想到,一下子就瘫倒在地。

“你们这是做什么?”云莹怒问道。

云炎玉并不説话,还是吟唱着她的问天:“天经地义同相爱,天造地设却来拆。

天诛地灭终不悔,天翻地覆春终来。

天公地道空白话!天荒地老债全来。

……”

歌声中全是浓浓的悲意。

云静哀叹道:“你三次引动阴阳劫而不渡劫,难道不是在推算吗?不就是在确定什么嘛?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云莹怒吼道:“你们太自私了!当年説好的,我们要共同进退,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啊!”

云炎玉还是不为所动,依然吟唱,但传出的全是悲意。

云静仰视苍天问道:“天不公,我们又有何法?这些机缘只能够不到两人走到那一步,所以我们都是迟迟不渡阴阳劫,都抱着同样的想法!少消耗一些机缘、气运,为其他人准备,不过我们比你二人先一步做了,只要再祭献一次,将来肯定够三人达到那个高度,很有可能会一次成功!”

“只要这一次性成功了,那将来就可以让更多人去追求更高境界,咱们也不用这样苦了。”

“苍天,你不公啊!我们本来已经有情终成眷属,可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弄出师门,出师门也就罢了,可为什么还要出现一个孙洛珊?为什么?嗯?”

“哈哈……!你肯定没想到我们的情谊会如此之深!更没有想到我们会如此选择?哈哈……!”

云静疯狂问天,云炎玉仍在吟唱,云莹却在一声声的质问着。

“你们太自私了,你们封闭忘情谷,把外界通入忘情谷的传送阵全部销毁,就是为了我不能召集人手?”

“还有,啸天府的人也被你们都安排好了?否则他们也不会不理会我的召集!并且这次尘缘国的战争也是你们在背后推动的?”

“为的就是吸引着所有我可以运用之人的注意力,让我无兵可派,无将可遣,再有就是好调出忘情谷的势力!就是断绝我与外界能有的一切联系?......”

云莹仿佛认命了一般,只是静静地问道。

云静听着,并不插嘴,也不见反对,直到云莹不再説了,她才静静地道:“你説的不错,不过有一diǎn不对,战争虽有我们的因素,但最直接的原因却是天刀门,他们得知‘沧海啸天赋’出世,不知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让忍刀亲自带人前来,十年前也是他,所以才能真正成事。”

“但任谁也没想到,啸天竟然知晓了前因后果,因此而疯!董和叛变也是我们一手促成,否则死神卫们怎会有人叛变?”

“不过我却不知你是如何发现的,虽然那‘逆天改命’我们都知晓,但也是阿沧无意间发现其作用的,你怎会怀疑到此事上面?”

云莹冷冷道:“你们难道没发现对春儿她们八人太过严厉了吗?而且对她们,你们完全不按以前的宗旨,让她们学炼器之类,只让她们修炼,否则她们想有今天的修为,最起码要到十年之后!”

“还有你们对梦儿和幻儿,不让他们修炼,还让他们在那数倍时间的房间里一味的汲取知识,和各方面的认识,这也不正常。”

“还有,大姐,你没发现这十年你已经改变了性格吗?以前雷打不动的你,现在已经没有以前的冷漠了,变得爱説了。”

“所以我就怀疑当年的事太过巧合,于是就推算,推算不出,让我更加怀疑。我就开始借助太极劫的力量推算,直到这第三次才彻底清楚。”

“唉!可一切都晚了,都晚了,哈哈......”

听着云莹的解释,云静也是无奈的笑了笑,的确是她们他急了,不过也不能怪她们啊!

只有十年的时间,她们要做到各方面的考虑,但没想到就是因此露出了破绽,不过也没关系,她们已经准备好一切了,对云莹的封印她们还是有着自信的,而且她也相信那些人也都准备好了,所以也不再和云莹説什么了。

只是流下两行清泪道:“炎玉!你去把三妹安排好!我去安排死神卫。”

之后就毅然走开了,任谁都能看出她心中的难受。

云炎玉召来八侍,吩咐他们带着云莹,她自己在前边带路,看云莹还想反抗,就道:“三妹,你就认了!这封印我们准备了几十年了,你是冲不开的,等三年后它自然就开了。”

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
驻马店市中医院
长沙如何治疗牛皮癣
山东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武汉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