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力皇 第六百章 剑山秘闻

2019-12-03 04:27: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力皇 第六百章 剑山秘闻

两人径直踏入酒楼,此刻的班子雨已经重新换了一套长衫,脸上的血迹也早已洗尽。请大家看最全!他本就是一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现在重新装扮过后,更是显得神华内敛,器宇轩昂。便是凌志这种本身也算样貌不俗的男子,跟在他后面亦要差了几个尺寸。

包房内。

点了一桌子菜,两壶上等灵酒,推杯换盏间,不用凌志再次发问,班子雨已经主动聊开了。

“剑山,听名字世人会以为是一座山,其实这是误解,剑山实际上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一方神秘的势力!”

班子雨端起酒壶给两人分别倒了杯酒,才继续道:“事实上,有关于剑山真正来历,便是我古狱族,也没有一个准确的信息。

听我爷爷曾经说起过,在上古时候,剑山就已经存在了,并且盛极一时。

最被天下人传为佳话的是,每百年,剑山都会广发英雄帖,召集全天下有潜力的年轻人去剑山赏剑论道。而如果有谁能够获得剑山主人,剑主的赏识,被允许进入剑山圣地,洗剑阁,拔出一柄神剑者,百年内,无不成为一方传奇!”

班子雨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抹掩饰不住的向往,“远的不提

,就说千年前的一代高人剑帝蓝问天,根据传言,此人就曾得到过剑山主人的赏识,从洗剑阁拔出了一柄属于自己的名剑。

之后短短几十年间,修为突飞猛进,凭借手中三尺青锋,战强敌无数,硬生生从一个无名小卒,闯进天榜前十的排名,而且最恐怖的地方你知道是什么吗?”

凌志当然不知道。

虽然剑帝这个名字,他并非第一次听说,从万邪那里算,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但他不敢保证班子雨说的剑帝,和万邪说的是否同一个人。

见凌志作一副聆听状,班子雨继续道:“据说,剑帝毕生都没有达到‘皇’的境界,可是一剑在手的他,实力并不比天下任何一尊‘皇’要差,他不仅是天榜前十中唯一一个不是‘皇’的绝世天才,而且和另一位使刀的至强者,刀皇化自在齐名,被世人誉为剑帝刀皇!”

听到这里,凌志捏住杯口的手指下意识紧了紧。

如果刚刚他还不敢肯定蓝问天是不是万邪说的那个剑帝,现在听班子雨讲起“剑帝刀皇”这个词汇,他几乎已经百分百敢肯定,对方和万邪说的,就是同一个人。

这倒解释得通,以万邪的自负和修为,最后还是被人逼得惶惶如丧家之犬,最后仅留下一丝意识残念苟活,只怕除了传说中的绝世天才剑帝刀皇,没人能办得到。

“咦?凌兄,你怎么了?莫非认识这两人?”看凌志神色有异,班子雨好奇问道。

凌志吞了一口酒,借以掩饰心头的波动,笑了笑道:“怎么可能?像这种传说中的人物,小弟哪有福分认识?”

班子雨也是随口一问,连他这种古狱族的传人都只是听其传闻,凌志早就说了自己乃一介散人,怎么可能会认识剑帝刀皇这样的前辈?

凌志突然想起在荒野上的一幕,试探着问道:“对了,班兄,不知你听说过苏晴这个人没有?”

“苏晴?你指的是天榜位列第五,来自静水宫那个传奇女子苏晴吗?”

班子雨眼睛瞪得大大的,“凌兄为何有此一问?你认识她?”

凌志也是忍不住的惊诧,没想到随便碰上一个女人,来历竟然如此之大。

不过他并没有告诉班子雨实情,而是转而问道:“刚刚连续听你说了两次天榜,班兄,你知道小弟一介散修,对很多事情都不甚明白,不知这个天榜,是一个什么榜单?”

“什么?凌兄竟然连天榜都没听说过?”

班子雨抿了一口酒,眼睛瞪得更大了,不过他倒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直言道:“天榜,是整个神州,无数武人根据各大高手的实力,战绩,自觉排出的一份战力榜单,最初是何人提出的,已经无从考证。

反正久而久之,经过江湖上的无数人口口相传,这份榜单就自然形成了。

事实上不光是天榜,类似的榜单一共有三份,分别是天地人三榜。

人榜排的都是一些后起之秀,年龄必须在百岁之下才够资格入榜,如各大世家、宗门,最天赋异禀,战功赫赫的年轻天才,又或江湖上崛起的无名少年天才,都可以入这个榜单,排名一共有百位。

凌兄你可不要小觑这一百位,你想想整个神州有多大?天赋不错的武人有多少?可以说,凡是能够入人榜者,无一不是当世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说到这里,班子雨嘴角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容,“说起来,小弟这次之所以摒弃族内高手的庇护,一心要在外面的世界闯荡,就是想在十年内,看能不能在人榜中占一席位。”

凌志举杯到他面前,诚恳道:“班兄人中龙凤,仅仅以天武境修为,便能在两名武王连手下脱身,我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能跻身人榜,出人头地!”

“哈哈哈,那借凌兄吉言,有朝一日我真能入得人榜,一定不会忘了凌兄的鼓励!”

一口喝干杯中酒,班子雨又道:“说回地榜,和人榜一样,同样都是各类高手的战力排行榜,不过与人榜不同,入地榜者,都是一些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大能,修为也多是武王到武帝这个层面,不过这份榜单只有五十名额。

同样,凡是能入此榜者,每一个都是惊采绝艳之辈,无论是武王还是武帝,将来注定都是要成皇成圣,成为传奇的人物!

而天榜,就是你最开始问的那份榜单,自成立以来,就只有十个名额,而且能进榜的无一不是修为达到圣皇级别的至强者,当然,像剑帝蓝问天是个例外,不过千百年来,也只有蓝问天一个人以武帝之姿入了天榜,其他人从无例外!”

听着班子雨信手拈来一些江湖上的故事,凌志直感觉浑身热血沸腾。

神州果然不愧是神州,之前无论是龙傲大陆还是九州小世界,和神州这种大世界根本连一点可比性都没有。

两人又聊了一阵,主要是凌志提出问题,然后班子雨给解答。

一直到数个时辰后,凌志才反应过来,今趟过来好像不是专门听故事的,而是为了剑山而来。

赶忙狩猎心神,回到主题上,“对了,班兄,你还是给我讲讲剑山的事情吧,不知这趟剑山现世,有什么讲究?”

班子雨一拍脑门,似乎也为自己天马行空的聊天方式感到汗颜,赶忙道:“对对,说回剑山。

要说这个剑山,论名头,一点也不会比我们古狱族差,因为剑山主人,那个神秘的剑主,迄今为止,就没人能准确说出他的修为境界,便是我爷爷,在提到剑山主人时,也感叹不已,说对方是他很佩服的一个人。

本来,拥有如此强大的势力,还有剑主那种传说中的人物坐镇,剑山应该永世流传下来才对。

可是很奇怪的是,就在千年前,最后一次剑山开启后,整个神州就再也没有剑山任何消息了。

偌大一个门派,就好像一夜之间遭逢大难,突然消失了,而剑帝蓝问天,也就成了被世人知道的最后一个从剑山得到好处,并成就赫赫威名的天才。”

“还有这回事?难道就没有人知道剑山消失的原因吗?”凌志忍不住问道,本能的预告到其中会有故事。

“当然有不少人暗地里查看过,实不相瞒,当年就是我爷爷,也亲自出来追寻过这件事,可最后依然没有半点消息。

所以这一次,当听说剑山会在圣王城重启剑坛,再立宗门的消息传开,整个神州究竟会多么震动!”

说道这里,班子雨停下来朝凌志看了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一直过了半晌才重新开口,“和以往无数次一样,剑山再次开启,第一件事就是广邀天下少年天才,入剑山论剑讲道,据说连神秘的洗剑阁也会再次对外开放,借以度量当代英雄。

不过又和以往不一样的是,这次剑山重开,并不是像从前那样公开选拔青年高手进入,而是由他们指定发出邀请函。

最让一行人不理解,并为之义愤填膺的是,这次他们一共发出的十份邀请函,并没有争对任何一名江湖上的散人后起之秀。

几乎全都是神州叫得出名,身居大势力的名门子弟!”

说着从戒指里取出一枚不知用何材质打造的剑形令牌,“凌兄请看,这就是剑山的邀请函,早在半年之前,就被人以特殊手段,送到了我们古狱族的手中。”

原来,所谓的机缘,就是这个,而且对方所邀请之人,还全都是名门之后。

明白过来这些,凌志说不上失望,但心头多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凌兄,我懂你的意思,不过你不要着急,我古狱族还是有些面子,这次我来圣王城,一来当然是受邀剑山而来,另外,我还要代表我们古狱族,去城内拜访一位我们族内的老朋友,同时也是我的前辈。

论到名气,我这位前辈可能比不上神州十大势力,但在圣王城,他还是有些面子的,如果凌兄相信我,等会就跟我一起去,我会求我这位前辈,看能不能设法帮凌兄你也搞到一张邀请函。

就算搞不到邀请函,相信凭我这位前辈的人脉手段,到时候想法子把凌兄顺带捎进去,肯定是没问题的!”

如果剑山真的像传说中那般强大神秘,凌志并不以为班子雨口中这个前辈,就一定有办法把自己送进去。

不过看着班子雨一番好意的份上,而且他也的确对剑山生出兴趣,当即点头道:“如此,那就有劳班兄了!等会我就跟你一起去,拜会下你的这个前辈高人!”

贵阳癫痫医院那个好
汕头比较好的医院看妇科
长春牛皮癣医院权威吗
浙江省复员退伍军人精神病疗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