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踏天争仙 第九百一十三章 灵门洞开

2019-09-13 19:08: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踏天争仙 第九百一十三章 灵门洞开

佛家和道家之间有着根深蒂固的矛盾,黑色的方荡虽然并不清楚这个矛盾究竟激烈到了什么程度,但黑色的方荡很清楚一点,那就是古神郑毁了佛家后道家就顶替了佛家的地位,从而形成了当今天下修士为主的修行格局。中Δ文ㄟㄟ

甚至在方荡的脑海之中佛像还有阴符经之中的老者也曾经大打出手,甚至两者都曾经争夺过方荡,现在方荡一分为二,佛道两家似乎也彻底分开了,而他则成了佛家的目标。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老天都不怕,就你还想左右我?黑色的方荡冷哼一声,不过,黑色的方荡知道佛家这帮家伙平时并不开口,只有等到你没得选的时候才蹦出来把你往坑里拉,并且这帮家伙还特别有耐心,他们不是一下踩死你,而是一下下的将你拖下水。

下一次涅槃蹦出来提要求的时候,恐怕就是她再次落难的时候,所以,要想不被佛家一步步的扯下水,最重要的就是要变得强大,不给他们任何可乘之机。

黑色的方荡从地下的黑暗之中走出,他并未回到自己的洞府,并非是怕被方荡找到,而是因为黑色的方荡想要和过去做一个决裂,十年的火焰烧灼,已经彻底改变了黑色的方荡的想法,原本的黑色的方荡对于方荡总还有这一线情分,所以,两人虽然明面上一只都是你死我活的状态,但却并不阻碍两人不断合作的趋势,但十年的火焰使得黑色的方荡考虑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和方荡最终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这是花萍不断在他耳边重复的话语,可以说是花萍塑造了现在的他。

黑色的方荡已经在心中打定主意,他在修为能够击杀方荡之前,不会出现在方荡面前了,这样有助于他和方荡拉开距离,彻底斩杀掉之前那些不明缘由的情感。

黑色的方荡身上气息一蒸,随即一袭大红紫金的袈裟披上身,此时的黑色的方荡看上去完全变了一个模样,身上多了一种浩渺之气,远处恰好有一个婴士飞来,黑色的方荡血色的瞳仁微微一闪,随即变得清澈黑白分明。

黑色的方荡身形一起,大红袈裟在空中宛若一朵红云,朝着那婴士迎了上去。

那婴士骤然见到穿着古怪的黑色的方荡朝着自己飞来,当即停住脚步,狐疑的看向黑色的方荡。

黑色的方荡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这笑容使得对面的婴士生出这个光头值得信赖的感觉,当然身为婴士,不可能靠着一面之缘就相信陌生人,所以这婴士警惕的上下打量黑色的方荡。

朋友为何拦住我的去路?这婴士眯着眼睛问道。

黑色的方荡笑呵呵的道:这位兄弟不知要去何处?

那婴士脱口而出道:我要前往极寒城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这婴士心中懊恼,怎么就将自己心中的话语直接说了出来。

黑色的方荡闻言笑着道:正好正好,兄台,咱们两个顺路,不如一起前往极寒城吧!

好啊呃?那婴士看着黑色的方荡一脸笑容当即就一口应承下来,不过,应承下来之后,这婴士就是一愣,满脸的纳闷,怎么自己不过脑子就答应下来了?一定是眼前这个家伙有古怪!我一定要小心防备,他再问任何问题,我都咬牙不开口,不回答!这个婴士心中暗暗打定主意。

不知兄台高姓大名啊?

我叫东海,东边的东,大海的东海后面的大海的海字说什么都吐不出来了,他怎么就又说了实话?

哦!原来是东海兄,咱们一起上路吧!黑色的方荡呵呵一笑,大红袈裟一摆,伸手拉了东海的手腕亲切得犹如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样。

东海心中已经拉响了震耳欲聋的警报,但他竟然就这样被黑色的方荡拉着往前走去,这个时候他应该狠狠地甩掉黑色的方荡的手才对,他非但没有甩掉黑色的方荡的手,反而问道:不知兄弟高姓大名?

这句话问得黑色的方荡微微一愣,是啊,他应该叫什么呢?他既然要和方荡彻底划清界限,那么他就不应该再叫方荡了,正如涅槃那个家伙所言,他应该有一个新的名字,黑色的方荡郑重的想了想后道:我叫万汤!

随即黑色的方荡马上道:不对,不对,我不叫万汤,这名字太不吉利了,呃,我想一想,我应该叫什么万汤这个名字是从方荡这个名字衍生来的,但这个名字是去头名字,万字去点荡字去艹,临时用用可以,真要是一直用下去,肯定是不吉利的!

被黑色的方荡拉着手的东海都要哭出来了,你丫要想编假话的话也有点敬业态度好不好,你这摆明了要当着我的面编一个新名字出来糊弄我啊?

黑色的方荡沉思着,反正他肯定不会用涅槃给他的屠道的名字,那涅槃还真以为她成了方荡的娘,竟然给方荡起名字,黑色的方荡怎么可能不抵触这个名字?

想着想着,黑色的方荡双目不由得微微一亮,好,从今天开始,我就叫归一!

好名字!东海脱口而出,随即他甩手给了自己一耳刮子,这张破嘴!

两两归一!

给自己起了一个新名字后,黑色的方荡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重生了,似乎他已经完全和方荡划清了界限,他不在乎方荡的名字留给了另外一个家伙,反正那个名字他早晚都是要收回来的!

黑色的方荡扭头望向身后,随后毅然转头,拉着东海朝着极寒城行去!

过去已经成为过去,黑色的方荡已经不存在了,被烧死在火焰之中,现在活下来的,是叫做的归一家伙!

归一?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烂了!涅槃在归一的脑海之中幽幽的说道。

归一冷哼一声,没有理会涅槃。

方荡捧起身前的茶盏,细细的品尝了一下茶盏中的琥珀色的茶水,这茶叶入口之初在舌尖上是淡淡的苦涩味道,但到了舌中的时候,味道就变了,是淡淡的清香,到了舌根处则味道微甜,方荡在十世祖宗那里没少喝茶,也为十世祖宗买了不少好茶,眼前这茶叶虽然算不上极品,但也称得上难得了,不过,方荡本就不好茶道,所以,就算这茶再怎么香,也不会影响他心中的正事。

月老,我有一件事要你帮忙!方荡放下茶盏,开口说道。

三转婴士对于月老来说就是他的命,正因为有神机这位三转婴士将元气石放在他这里出售的缘故他才能悠哉悠哉的过日子,而不必忙碌于完成各种各样的搏命任务中,所以对于方荡这种三转婴士找他办的事,他是来者不拒,并且一定保证要办好,当然一位三转婴士找上门来,他就算不想办也得办!

方荡说得客气,月老连忙道:您尽管吩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定会尽全力。

方荡点了点头,伸手取出一百颗元气石,外加一枚玉叶子,全都放在桌上,我要你帮我找一个人,一个和我面目相同的人,当然,现在或许和我有些不同之处,但大体上应该不会差距太大。

月老看到那一百颗元气石,双目微微一亮,但随即面上露出一丝难色,犹豫了下道:这个忙就算没有元气石我也一定会帮,但我的能力有限,你也知道,我最多也就能够在这浮叶城周围转转,再远的地方我就无能为力了!

方荡点头道:没关系,你只要帮我将这浮叶城周围看好,就成了,这些元气石你收下,不管找到找不到,这些都是你的,若你能看到那个人,并通知我,我还会有更多的酬谢!

月老闻言连连点头,他知道一百颗元气石对于三转婴士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大问题,尤其是对方荡这种继承了九婴都皇遗产的人来说,就更是指缝中露出来的,他没有必要矜持不要。

所以月老大方的将元气石还有那枚玉叶子收起,方荡站起身来,他不可能永远守在这里,月老是这浮叶城中的坐地户,只要黑色的方荡来到这座浮叶城,月老将会第一时间知道。

月老也连忙站起身来,跟在方荡身后,方荡走到窗前,正准备下楼梯,随即就看到窗外一个身影,竟然也是老熟人!

灵霄!

记得方荡第一次来到浮叶城的时候,龙树老妖当众羞辱灵霄,要灵霄洗干净了回自己的洞府等着他,那个时候,和方荡一起刚刚进入这一界的月娇娇还有郑金两个出手打抱不平,结果郑金被龙树老妖所杀,方荡出手救了月娇娇,不过,月娇娇恩将仇报,为了得到九婴都皇的奖励和冷宿天皇老铁等人合谋抓他方荡,结果月娇娇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现在想想,实在是可笑,他们以为四转婴士是万能的,四转婴士的一个承诺就能实现他们所有的愿望,月娇娇希望用自己的丈夫的一根毛来使其复活,而冷宿天皇则希望九婴都皇能够将他的元婴由丧婴恢复正常,这都是一些可笑的愿望,计算式九婴都皇也根本就实现不了。

而为了这种实现不了的愿望而丢到性命,方荡不知道应该说他们是可悲还是可笑。

方荡注视着灵霄,似乎回想到了不少当初的事情,尤其是他和黑色的方荡彼此联手抱团取暖保住性命的事情。

被人这样肆无忌惮的盯着看,灵霄当即心有所感,脸上露出一丝怒容,扭头望来,随后,灵霄微微一惊,是方荡

方荡对着灵霄微微点头,灵霄迟疑了下也点了点头,随后灵霄继续前行,而方荡则走下楼梯,融入了和灵霄相反的道路人潮之中。

婴士之间的相会与重逢时值得珍惜的,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次重逢相会需要多久,亦或是根本就没有再见到的机会!

方荡在这个世界中遇到了太多太多的了不起的存在,不过,这些存在只是方荡眼中的一瞬而已。俱往矣!

有些时候,点一点头就是永别!

方荡离开了浮叶城,随后,方荡彻底茫然了,因为他知道既然黑色的方荡没有回到浮叶城,那么他就有可能在世界的任何地方,按照他对自己的了解,黑色的方荡不想被找到的话,可以随便找个地方一呆,他一辈子都找不到黑色的的方荡。

明白了这个道理的方荡,最终也选择了如花萍一样的道路,那就是不再去找黑色的方荡了。

方荡重新回到了城堡中,在这里苏晴已经开始修行,方荡并不想去打扰她,方荡和那些二转婴士们打了招呼后,就也开始修行起来。

元气石不是问题,接下来,就是漫长的修行。

从三转境界进入四转境界,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别看方荡从一转境界到三转境界修行的度非常快,但要想从三转进入四转,就绝对不会那么容易了。

八十年后!

一年一度的灵门开启的日子就要到了!不知道这一次能来多少新人。无有鬼在灵门周围笑着和旁边的几个婴士说着话。

太清界的灵门每一百年开启一次,也就是说,在这一百年中成就元婴的婴士们都被困在灵门之中,等到一百年灵门开启的时候一起进入太清界。

而太清界一百年的时间,相当于上幽界一千年,一千年的时光,上幽界不知道为太清界积攒了多少婴士。

灵门大开是太清界的一大盛典,总是能够引来婴士们汇聚观摩。

无有鬼最近这段时间修行突飞猛进,现在已经是三转婴士,站在这里也算是傲视群雄。

毕竟太清界中的两位四转婴士温文大师还有隐者都已经不知去向,现在在太清界中,三转婴士就是摸着天一般的存在了。

无有鬼身边的同样都是三转婴士,他们地位尊崇,所以悬浮在灵门之外最高处,正好可以将灵门之处的情形一览无余。

三转婴士处于浓云之上,下面的婴士们是看不到他们的,当然,他们能够感受到这浓云之上的磅礴气息。

二转婴士和一转婴士们混在一起,不过彼此之间依旧泾渭分明,一层境界就是一层阶级。哪怕站在一起,也彼此不会融合在一起。

灵门忽然轻轻一颤,所有的婴士的注意力全都被灵门吸引,一时间全都闭口看着灵门。

此时此刻,空气似乎都凝固住了,一线金光从灵门中漏出,继而灵门缓缓开启,金光则越放越浓。

金光之中走出一个个身影,这些身影怀揣着对这个世界最好奇的心情张望着四周的一切。

在场所有的婴士都经历过这个场面,看到这些新人到来,他们不由得了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似乎想起了当初他们刚刚到这一界的糗样!

从上幽界中高高在上的王霸之辈,一下跌落成太清界的最底层,这种落差其实才是刚刚进入这一界的婴士们最难熬的东西。

在上幽界中说一无二,到了太清界见到谁都要点头哈腰大气都不敢喘!这种生硬的角色转换即便现在想起来,依旧叫这些婴士们感到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竟然熬过来了!

咦?这一次灵门大开似乎比往年的婴士要多啊?无有鬼惊讶的开口道。

上次灵门大开的时候,方荡等人走入太清界,有二十三名婴士,而这一次,比上一次足足多了十个,竟然有三十三个婴士。

那些岁数极大的,经历了十几次灵门大开的婴士们则不以为意的道:每隔五六次就会有一次婴士极多的现象,没什么大不了了,我记得最多的一次从上幽界进入太清界的婴士足足有八十多个,那场面比眼下壮观多了。

无有鬼闻言点了点头,说到底还是他见识太少,所以才会一惊一乍的。

一众新人此时已经站成了一排,东张西望的看着四周。

啧啧,这次新人中女婴士不少啊,这下咱们可以尝尝新鲜货色了!一名面容猥琐的婴士舔着嘴唇说道。

这些新人中有女婴士足足占了一半,这可是非同寻常的事情,即便是那些岁数极大见过不少次灵门大开的老婴士们也都暗暗吃惊,这是他们见过的女婴士最多的一次。

此时天盘侍者来到那几名婴士身前,在吩咐着什么,简短的几句话后,灵门开启的仪式也就完成了。

那些婴士们也开始四散而走。

不过,这些婴士之中有一小堆儿却并未动,这一堆儿婴士有六个人,其中五女一男。

五个女子每一个都堪称人间尤物,尤其是其中两个,一个妖娆妩媚得如同火焰一般,一个则清皎纯净仿若泉水一般,这两个女子站在一起,一团一团冰叫人看着就觉得五内俱焚。

另外三个女子也是角色,其中一个竟然头上生角,是数千年都不曾出现在太清界的龙族后裔,其余两个一个是妖族,若没有周围的女子衬托,也是惊艳的人物,最后一个一身白衣,目光凛冽如剑,轻易不张开双目,只要双目微微开启,内中就流淌出刺目的剑气!

原本这五个女子站在一堆高高低低的婴士之中,被遮掩起来,现在只剩下她们就立马不一样了,观看这灵门大开的仪式的婴士们,尤其是男子婴士们,一个个长大了嘴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而六个婴士中的男子,看起来岁数不大,但身材却相当高大,样貌清奇,尤其是一双眼睛纯粹干净,犹如水晶一般,他的额头上有一个大大的几字相当引人注目!

无有鬼盯着这个男子的面容,愣了愣后惊讶道:我这是遇到鬼了么?

这个年轻男子竟然和他的一位故人长得异常相像!

小孩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好
宝宝发烧多少度吃退烧药
四磨汤最佳服用时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