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血火天衣 第076章 划水躺尸

2020-01-17 00:37: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血火天衣 第076章 划水躺尸

“我想,我们之间不一定有那么多共同点。”

仇无衣懒洋洋地摇晃着头说道,程铁轩这个人虽然人品堪忧,但意外地不太令人讨厌,或许是对面子的执着以及那种若有若无的逗比气质使然。

“不不不,兄弟,在这件事上,你我,还有她,绝对有着相当多的共同点,对了,你从学院毕业之后,听说过东方天武堂的授课规矩吗?”

程铁轩干脆将座位到紧贴着仇无衣的地方,两个人肩靠肩地坐到了一起。

“没听过,我们那边大概没有人知道。”

仇无衣思考了一下之后才否定地说道,思考的内容是要不要躲开程铁轩,不过这件事似乎有着一定的保密性,于是也就忍下来了。

“果然,这是我好不容易打听到的消息,东方天武堂这里面水很深。兄弟,不要以为这里只有外国的学生,其实还有一些由于各种原因从另外三所天武堂丢过来的人,辈分上算咱们学长,这群家伙有点难搞,咱先不提。所以呢,在讲课这个方面,这里采取一种等级制度。”

程铁轩一提到学长,脸上也浮现出苦笑。

“学长?哼,原来如此,那等级制度是什么样的?”

一听到解释,仇无衣立刻清楚了这些所谓的学长是什么样的货色,只是冷笑。说得好听些,或许可以称之为性格上有些缺陷的人才,但是实际上就是些没人要的家伙。

不过对于等级制度的事还是第一次听说,程铁轩似乎在内城区也算是个消息灵通者,所以仇无衣也乐得听他说明。

“很简单,就是考试,入学的新生可以选择五个难度的考题,每个都有资格参加一遍,只要通过,就能在这个等级的班级上课了,如果都过不去,嘿嘿,那也没问题,退学也不是不行嘛。”

程铁轩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连最基本的过不去,基本上也和废物无异。

“内容呢?最高等级的。”

仇无衣不多废话,知道这里是重点所在。

“哈哈哈,我眼光不错吧?兄弟,这你必须承认,你一开口问的就是最高等级的第五级考试。哼哼,恐怕天武堂的老师都不一定知道,可是我知道,你不要对别人说啊……第五级的考试和前几个等级完全不同,是一场生死战斗,对手肯定是百级以上的魔兽,但是魔兽的种类吗……这就没法打听到了。”

程铁轩说到考试的内容,口中几乎没有发出声音,而是全部沾着酒水写在桌上。

“团队?”

仇无衣心中灵光一闪,马上明白了程铁轩摸上门来的用意。

“五人队伍,不保证生命安全,击杀魔兽之后活着多少人,就算做通过多少人,中途似乎无法逃脱。”

程铁轩看了一眼仇无衣,发现他脸上的表情毫无动摇。

“值得么?”

仇无衣简略地问道,实际上,他的心中也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东方天武堂也是学院,按照一般的道理,似乎学院这样的地方都以保护学生为重,可他们却完全相反,足可见天衣圣门胜者为王的观念是多么的根深蒂固。

“值得,通过五级考试的学生甚至可以得到专门辅导,像这样的机会,难道兄弟你想白白错过?当然,至于我嘛……实不相瞒,没什么本事,想要通过,那就必须找到四个加起来比一般情况下的五个人还要强的高手带我过去了。”

程铁轩终于道出了自己的用意,镜片的反光之下已然看不清他的眼神。

“好算计,我倒是没什么,她也一样,如果这件事不是从你口中听说,到时候我们可能也照样会找人参加五级考试,现在有你在里面筹划,倒是省了不少功夫,两个问题,能不能认真回答我?”

仇无衣伸出两根手指,终于有些忍不住不停地往自己身上贴近的程铁轩了,向着旁边挪一下。

“战友的信任事关生死,要是我有隐瞒反而不利。”

这句话,程铁轩说得毫无作伪之意,竟不像是场面话。

“第一,你直接找上了我们,按理说这不可能,这是什么原因?第二,剩余的队员你心中有没有数?”

这两个问题,尤其是前者,假如程铁轩有丝毫隐瞒,仇无衣都会当面拒绝他的邀请。

“简单,第一,天武堂里有个肯卖出新生资料当酒钱的善良人,你懂了吧?第二,剩余的两个人我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把握,因为还剩下一个人没接触,资料我虽然有,可是没来到南十字城的人我总不能半路去堵截。”

程铁轩摊了摊手,表示没有办法。

“果然是他……罢了,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同意参加你的队伍,她也一样,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你比我更适合去游说别人。”

仇无衣其实心中早已答应了,五个人,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是最强的五人,可是现在新生的资料握在程铁轩手中,孰强孰弱只有他心中有数。

至于范铃雨……大约没有人能让她在嘴巴停下来之前听进去话。

“兄弟只管说,从小到大我就信奉一句话,智慧力量什么的都是胡扯,男人就是要看脸!兄弟你这么给我面子,我要是不答应,还对得起这张脸吗?”

程铁轩扶了一下眼镜,满口答应。

“明……不,今天晚上,你和我们两个一起去外城区转一圈,不要告诉你赞助的那个帮会,零点之前咱们返回,就这么简单。”

仇无衣笑了,看似诚挚的笑容中藏着些许恶作剧的意味,一只手晃着酒杯,另一只手屈指在桌子上敲击着。

“这……”

程铁轩仿佛被什么噎住,从容的笑脸第一次抖了一抖。

“很难?”

看到他的模样,仇无衣放下酒杯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去!一言为定,天黑后校门口见!对了,你们还不知道咱们天武堂的位置吧?一会儿一起。”

程铁轩艰难地咬着嘴唇,狠下心答应了仇无衣的要求。

“饱了,哥,你们在说什么晚上?去什么地方吃?”

将桌子上的菜扫得一干二净的范铃雨抓起温热的湿巾擦着手,向仇无衣问道。

“酒鬼大师啊,资料也太不全面了。”

程铁轩的面容掩盖在厚实的围巾之下喃喃自语,外加眼镜的反光,谁都看不到他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模样。

一行人在程铁轩的带领下很快找到了东方天武堂的所在之处,实际上它就在内城区的正中央,看上去不太像一所学院,更像一座堡垒。

范铃雨兴致勃勃地趴在石桥的栏杆上,向下眺望围绕着学院的护城河,是的,护城河。

学院为什么有护城河,仇无衣觉得是一个谜,从这个位置看过去,东方天武堂完全就是旧式的大型城堡,坐落在护城河的围绕之中,四面有桥梁通向外界,除了高耸的石墙以外外面看不到任何东西。

“兄弟,我还有事,晚上咱们就在这个门见。报道之后呢,可能是先收学费,然后是安排暂时的宿舍,接下来就没什么事儿了。”

程铁轩一五一十地交代道,这一路上,不少人都主动与他打招呼,显得相当密切。

“谢谢了,晚上见。”

仇无衣告别了程铁轩,带着范铃雨走进了东方天武堂的大门。

“哥,那人能行吗?好弱的样子。”

范铃雨这才对仇无衣抱怨道,一路上,她也听两个人解释了不少,然而她只懂得以力量来判断人,而程铁轩显然就是那种没有力量的人。

“小雨,这里是东方天武堂啊。”

仇无衣仰望着头顶由整块巨石雕成的门牌,心中肃然起敬。

“我知道,怎么了?”

范铃雨不知所云地问道。

“能到这儿来的人可不是仅仅因为口袋里有钱,且不说他的人脉和组织能力,我想就算是力量,他也不会落后于任何人。”

这是毋庸置疑的,仇无衣可不相信什么实力低微之类的鬼话,尽管程铁轩的身上的确看不到半点实力的踪影,然而他却相信有些东西绝对不是凭着眼睛就能轻松发现的。

“希望如此吧,要是没有高手我也很为难啊。”

范铃雨勉强接受了仇无衣的说法,与他一起迈步走入天武堂的大门。

“证件。”

门口自然有人拦阻,是一个发型非常奇异的中年汉子,头顶光秃秃的没有一丝毛发,然而与他的眉齐的一圈却有头发,蛮奇怪的地中海发型。

“在这里。”

仇无衣连忙拿出两份入学证明,其中还有范铃雨的,因为怕她带在身上弄丢,类似的事以前曾经发生过。

“嗯嗯,没问题,进去报道吧,报道完之后该干什么有人告诉你们,学院的门可以自由出入了。”

地中海汉子把入学证明交还给仇无衣,头也稍稍抬了起来。

仇无衣此时才陡然发现这个汉子的双瞳混浊无神,他竟然是一个盲人。

盲人在入口做最重要的身份验证工作,实在是匪夷所思,然而正是这样,仇无衣才第一次体会到东方天武堂的奇妙之处。

辽宁省友谊医院怎么样
临潼区骊山第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癫痫病医院福州哪家好
云南妇科医院哪里好
西安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