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风魔 第三百七十章:白虎王府,蒙古大夫

2020-01-16 16:5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魔 第三百七十章:白虎王府,蒙古大夫

“萧公爷是人类的强者,还与龙族交好,所以蔷薇在人类世界行走,还望萧公爷照拂一二。”白虎王十分客气的请求道。

“这似乎不大合适吧?”萧寒长大嘴巴,有心拒绝道。

白虎王不解的问道:“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本王可是早就注意你了,你是那么多人类中唯一一个不歧视咱们兽人的人,把蔷薇交给你,本王也放心她不会被人欺负!”

“这个,王爷,萧某的名声不太好,郡主出落这如花似玉的,这萧某万一把持不住,起什么邪念可就不好了。”萧寒脑筋急转,一想就想到了这么一个最好的借口,谁家爷爷会把自己女儿往一个色狼怀里推呢?

“你要是起邪念到好了,省得本王还担心她嫁不出去呢!”哪知道白虎王不以为然,哈哈一笑道。

“爷爷!”白蔷薇俏脸一红,不满的叫了一声。

“叫爷爷干什么?”白虎王胡子望上一翘朝自己孙女道,“族里那么多青年才俊你都看不上,爷爷担心你以后嫁不出去!”

白蔷薇顿时不满的撒娇一声:“爷爷,哪有您这样说自己孙女的。”

“我这么说怎么了?”白虎王一脸憨厚,眼神之中却闪过一道过人的精明之光。

“爷爷,不理你了,你耍赖皮!”白蔷薇没想到自己爷爷白虎王居然当着外人的面儿跟自己耍赖皮,一跺脚,就跑出了客厅了。

“对不住了,萧公爷,本王这个孙女自小就被本王给宠坏了,她就是这个脾气!”白虎王脸上闪过一丝窘迫说道。

“郡主很漂亮,也很可爱。”宁馨儿突然嫣然一笑,抢在萧寒之前说道。

“呵呵,宁大家谬赞了,蔷薇儿甚是顽劣。以后还望宁大家多多的约束于她。”白虎王说道。

“王爷言重了,只要是馨儿能够做到的,一定会照顾好郡主的。”宁馨儿说道。

“好,来人。摆酒,本王要与萧公爷和宁大家一醉方休!”白虎王甚是高兴,大呼一声,命人摆酒设宴。

萧寒和宁馨儿完全是赶着鸭子上架,宁馨儿既然替他应了白虎王。不过人类的语言技巧可不是一个白虎王可以完全通晓的,这宁馨儿的话中充分的给自己留了余地,而且把自己也择了一个干净,这件事算是让宁馨儿一个人给揽下来了。

虽然说她答应与萧寒答应没有什么分别,但是如果较起真儿来,那宁馨儿答应的事情只能她自己承担,况且白蔷薇是女子之身,萧寒可不敢承诺照顾她,要知道在人类,这一个照顾的承诺可就有另外一层意思了!

白虎王的酒量不错。不但自己频频劝酒,还拉着白蔷薇给自己劝酒,这白蔷薇本来就是虎人一族最美的美少女,肌肤白里透红,这在酒精的刺激下,一张瓜子脸蛋更是红扑扑的,一直延伸到脖颈之下。

“王爷,您这架势是不是今天非要把我灌醉呀?”白虎王府的酒自然是不差的,起码在人类这也能列入好酒的行列,虽然说好酒喝了不上头。可好酒的后劲可都是十分厉害的,而且萧寒在白虎王面前可不敢耍什么手段,要知道这也是对主人的一种不敬,所以这酒算是他生生的喝下去的。

“嘿嘿。本王说过,要一醉方休的吗?”白虎王饭量挺大的,自认为酒量也不错,只是他站在那个位置,谁敢告诉他你酒量不行,小心他跟你急了。就麻烦了,所以他一直认为自己酒量很不错,就连金毛狮王博尔逊那个老鬼也不是他的对手。

眼瞅着白虎王手端着酒杯,摇摇往往的,舌头打着卷跟自己说话,那么大的一对虎目中尽是朦胧的醉意。

萧寒感觉有些好笑,不过他没想喝醉,索性也装出一副醉意的模样,酝酿了一下情绪之后,一双眼睛缓缓的就变的通红了起来,说话也有些不着边际,颠三倒四了:“王爷,郡主真漂亮,不知道哪家男儿有这等福气,能娶郡主为妻?”

“爷,你喝醉了,怎么说这等胡话?”宁馨儿又羞又急,好容易把这个话题头给掐灭了,咋他自己又给提出来呢,这万一白虎王喝糊涂了,来个乱点鸳鸯谱可就麻烦了!

“宁大家,萧公爷说的可是实话,本王这孙女那可是百里挑一的,不,不知道多少喜欢他,就连奥博那个老家伙的两个小崽子也对咱家蔷薇有点意思……”白虎王迷迷糊糊的说道。

“爷爷,你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白蔷薇更是羞急,爷爷一喝醉什么话都敢往外说,拦都拦不住。

白虎王一手打断了白蔷薇的话摇晃着脑袋说道:“胡说,丫头,爷爷怎么会醉呢,爷爷的酒量大着呢!”

就这酒量还大着呢,搁在人类也就是个中等水平。

“蔷薇郡主,你还是别劝王爷了,让他们两个喝吧,咱们两个出去走走,带我参观一下这白虎王府!”宁馨儿说道。

“这……”白蔷薇还拉着白虎王的胳膊,有些犹疑。

“还不快去,你这丫头,宁大家是客人,知道吗?”白虎王轻轻的在蔷薇大腿上一拍道。

白蔷薇站起来领着宁馨儿出去了,临出门前还不放心的看了白虎王一眼,可别乱说话呀,爷爷!

“蔷薇丫头走了,宁大家也走了,咱爷俩接着喝!”白虎王兴致很高,取过酒坛子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顺便给萧寒那碗中给斟满了。

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咱爷俩了,萧寒有些哭笑不得,这白虎王也未免也太会拉亲攀戚了,不过这世上能跟白虎王做亲戚的人可不多,也算是抬举了。

“王爷,这酒喝多了伤身,您还是少喝点儿吧。”萧寒说道。

白虎王一摇手道:“没事儿,这才喝了一点而已。”

还一点,这已经快二十个空坛子了,一坛子十钧,二十坛子就是两百钧,这要是镇常人早就给撑死了。亏的他天赋异禀,这么多酒水才灌的下去。

“蔷薇这丫头打小就跟我一起长大的,她父母领军在外,常年驻守边关。本玩呢,不善带孩子,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她给拉扯大了,除了传授她我白虎族的技艺之外,我都没啥教她的。最多也就是在物质上满足她,她呢,也没什么朋友,就是族内的小丫头,原本她父母想把她接到军中去,可我担心这孩子性子有点野,不服规矩,做事冲动,所以就想让她去人类世界历练一段时间,这大战一时半会儿的还打不起来。”白虎王喝下一大碗酒。大叫一声,“快哉!”

“王爷怎知这仗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萧寒奇怪道,根据预测,战争爆发就在明年,怎么会一时半会的打不起来,这白虎王是故意这么说安自己的心咋地?

“这仗我们没有准备好,你们人类同样没有准备好,所以暂时还打不起来,而且我们兽人缺的东西太多,全面开战。吃亏的是我们!”白虎王说道。

“全面开战肯定不可能,除非奥博一世是傻子,他会让全人类团结起来,这不符合兽人的利益。也不符合某些人的利益。”萧寒笑道。

“某些人?”白虎王一愣。

“王爷不知道你们这位皇帝陛下册封的国师大人是什么来历吗?”萧寒试探的问道。

“什么狗屁国师,不就是奥博老儿的一个姘头而已,找个身份掩人耳目而已!”白虎王不以为然的说道。

萧寒心中一凛,看来这个幽冥公主暗幽藏的还挺深的,不惜自毁声名,不过这样一来也就让不少轻视她的存在了。事实看起来,这个暗幽对奥博一世的影响还是蛮大的,利用国师的身份在兽人帝国立足,这个暗幽公主一点都不简单呀!

“那王爷知道那国师的身份来历吗?”萧寒继续问道。

“不清楚,好像是人类,没多少人见过,神神秘秘的。”白虎王说道。

“兽皇册封这个国师,难道兽人帝国上下都没有人过问吗?”萧寒感觉有些奇怪,这个职位虽然在人类世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提起了,但是这个虚职在当年可是不少人打破了头都想坐的,册封这么一个显赫的职位,居然没有任何人过问,就显得不太寻常了。

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国师大人为兽人帝国立下过很大的功劳,兽人上上下下都默认了这一次册封,多大的功劳能让兽人帝国上上下下这多人都不吱声了呢?

白虎王定然是知道的,不过显然他是不可能告诉自己的,这是国家机密。

“有呀,奥博老儿后宫里那两位就相当不高兴!”白虎王嘿嘿一笑道。

“皇后娘娘和玉贵妃?”

“就是她们两个了,要说这奥博老儿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后宫里几十上百总是没有问题的,可这老小子偏偏想在外头再养一个,这后宫能干吗?”白虎王调侃说道。

“说的也是,索性光明正大的接进宫就是了,何必如此麻烦?”萧寒顺着话说道。

“不说这个了,喝酒!”白虎王似乎想要把萧寒彻底的灌醉,可他自己却一条舌头已经喝的快要卷起来了,说话吐词也不像之前那么清晰了。

“来,王爷,萧某敬你!”萧寒把心一横,索性就舍命陪君子了!

等到宁馨儿与白蔷薇手拉手的走回来的时候,白虎王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那呼噜声打的震天的响。

“爷爷……”白蔷薇惊呼一声,跑了过去,那声音的分贝量就好像是萧寒把他爷爷咋了的似地。

萧寒脑袋也晕乎乎的,不过还清醒着,眼睛红红的冲着宁馨儿报以无柰的微笑。

“这老爷子非要把我灌醉,最后把自己给灌醉了!”萧寒摇头说道。

“你就不能假装喝醉了,那我爷爷也不能喝成这个样子呀?”白蔷薇不满的冲萧寒道。

“蔷薇郡主,你怎知道我没有装醉?”萧寒苦笑道,“我总不能一直都这么装醉下去吧?”

“这,这……”白蔷薇急的团团直转,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事的,蔷薇妹妹,王爷只是喝醉了酒,睡一觉就没事了。”宁馨儿忙安慰一声说道。

小女孩确实还是小女孩遇到一点事情就慌张了,难怪这老爷子想让她去人类世界历练一下子。想必是这老爷子太宝贝这孙女了,才导致今天的结果,不过和白蔷薇还好,分得清好赖。不像有的女孩子自小被父母家人溺爱,长大了是非不分,还总以为自己是对的,那可就糟糕了。

“爷爷每一场喝醉酒,头都会疼好几天的。所以我都不让他喝太多的酒!”白蔷薇心疼道。

“原来王爷有头疼的毛病,早知道,说什么也不让他喝那么多酒了。”萧寒有些歉疚道。

谁说兽人都是残暴血腥的,这白蔷薇心地不就是挺善良的,而且白虎王这老爷子也不错,为人挺豪爽的。

“蔷薇郡主,我这里有一副解酒的方子,还有一副医治头疼的方子,你先去命人将解酒的方子煎了。”萧寒说道。

“解酒的方子?”白蔷薇双眼迷惑不解的问道。

“哎呀,我给忘了。馨儿,你赔蔷薇郡主去吧,王爷的寝室在哪里,找个人我把王爷领着我背过去!”萧寒说道。

“好,虎妞,你带这位客人去我爷爷的房间!”白蔷薇随手指了一个虎人族的侍女说道。

萧寒将白虎王猛的一提,然后搭在自己身上,这醉酒的人都是死沉死沉的,这白虎王身高将近两边,身材粗壮。起码得有四五百钧,压在萧寒身上就跟一座小山似地,然后就跟着那虎妞去了。

要是让蓝泽那些人知道自己这么近距离的背着这白虎王去卧室,居然没有动一点杀心。那生吞活剥了他们的心都有了。

白虎王的床真大,换做是人类的话,躺上十个八个都差不多了,看起来这位白虎王爷也是一个风流的种子,这房间内一丝淫荡的味道是瞒不过萧寒这位过来人的。

就是这白虎一族是在是人丁稀薄,这不多努力努力可就要亡族灭种了。是十分可以理解的。

萧寒将白虎王从自己肩膀上放了下来,然后平躺的置于大床之上,然后就仔细的打量着老白虎。

还别说,这老白虎要是年轻几十岁的话,绝对是一个能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难怪人家都说白虎族也是兽人一族中出美女俊男的种族,就是白虎族太强悍了,可还没有那一支人类的捕奴队敢捋虎须,敢动白虎族。

“阿衡,阿衡……”老白虎呼噜声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不断的呓语呢喃,面色似有无边的痛苦,就好似那最亲的人离开自己一般。

白虎王阿克蒙德没有王后,这是众多八部众王者的一个特例,只知道当年白虎王的夫人生下了现在的白虎族少族长,也就是虎人族白虎军团的军团长白萌之后便去世了,就是白虎一族对这位已经去世多年的夫人都语焉不详,更何况其他人呢?

想不到这老白虎还是一个痴情种子,萧寒不禁扼腕叹息一声。

“醒酒汤来了!”宁馨儿身后跟着的是脸色多了几撇黑灰的白蔷薇,兽人不会魔法,宁馨儿又不是魔法师,就只能生火煎药了,白蔷薇一片孝心,定然是不肯让下人们做,自己亲自动手,就搞成这样了,不过自己还不知道,萧寒看到这一幕,已经开始在推断是怎么形成的了。

“爷爷已经睡着了,可怎么让他喝下去呀?”白蔷薇问了一个很技术性的问题。

这个问题足以证明这孩子还是肯动脑筋的,而且还很聪明。

“方法很简单,捏着鼻子,他嘴巴自然就张开了,然后灌下去!”萧寒说道。

人需要呼吸,兽人自然也需要呼吸,虽然神级高手可以自由的控制呼吸,甚至可以利用皮肤呼吸,但是那需要是在清醒的情况下,才能做到,所以在平常的情况下,人都是用鼻子呼吸的,兽人也是一样的,何况现在这白虎王跟人类根本就是一个样。

白蔷薇怀疑的目光朝宁馨儿望去,宁馨儿朝她点了点头,白蔷薇似乎心中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伸出手去,慢慢的捏住白虎王不断往外呼这粗气流的鼻子。

捏住鼻子的一会儿之后。白虎王就张开了嘴巴,白蔷薇惊奇的望着萧寒,手一松,白虎王嘴巴又自动闭上了。白蔷薇粉脸一红,赶紧的又给捏住了,这下不放松了。

宁馨儿就用汤匙将醒酒汤慢慢的送入白虎王口中,可能以为是做梦喝酒了,白虎王喝着喝着。还不断的砸吧出声!

白蔷薇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不免有些紧张,葱玉的鼻管上不禁出了一层白茫茫的细汗!

喂下醒酒汤后过了不久,就听得白虎王府中一通如雷鸣的响声传了出来。

白蔷薇紧张的盯着爷爷,生怕会出现什么意外!

这醒酒汤可是萧寒特别为自己配置的,以备万一所用,自然是效果极好了,一碗下去,保管酒去人醒,而且还不伤身。

“醒了。爷爷醒了!”看到白虎王眼皮子跳动个了数下,那是要醒过来的征兆,白蔷薇惊喜的叫道。

不一会儿,白虎王终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待看到萧寒、白蔷薇和宁馨儿,有些惊喜道:“萧公爷,你怎么又来了?”

“爷爷,他们根本就没有走!”白蔷薇说道。

“我怎么着觉得我好像睡了三天三夜似地?”白虎王在白蔷薇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白蔷薇解释道:“爷爷,你才睡了一个多小时而已。”

“一个多小时,丫头。你可别骗我?”白虎王怔怔的说道,“我之前一喝醉起码也得睡个三天三夜才醒的。”

这后天就是白蔷薇进入十强的排位赛了,这当口,这老爷子还敢喝醉。分明有点没心没肺了。

“爷爷,我真的没有骗你,你真的只睡了一个多少时,多亏了萧、萧公爷给您配置的醒酒汤,你才这么快醒过来。”白蔷薇小脸着急的解释道。

“小丫头,你可别蒙爷爷我?”白虎王还是不太相信。

“王爷。这是真的,您只睡了一个多小时而已!”萧寒说道。

“哎哟,我的头……”白虎王突然抱着头大叫一声。

“萧,萧,我爷爷头痛了,怎么办?”白蔷薇见萧寒一剂神奇的醒酒汤就把爷爷从宿醉中唤醒,一看到爷爷头痛的样子,立马就想到眼前的这个人类。

“馨儿,我那份头疼的方子?”萧寒问道。

“随后就煎上了,我去把药汤拿过来!”宁馨儿转身就朝外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宁馨儿就端了一碗黑乎乎热气腾腾飘着一股怪味的汤药过来了。

“王爷,您这药喝下去,疼痛就会减轻了。”萧寒对抱着头痛的直冒汗的白虎王说道。

“这黑乎乎的东西,能吃?”白虎王看了一眼,皱眉的问道。

“爷爷,你刚才不是喝了一碗吗,一会儿就把你的酒给解了。”白蔷薇说道。

“我刚才喝了一碗?”白虎王惊诧不已,刚才做梦不是在喝酒吗?难道喝的这玩意?

白虎王将信将疑的端了过去,在三人殷切的目光下,喝了一口。

“哇,这什么东西,这么苦!”药汁一进口,就觉得一股难言的苦涩充满了口腔,白虎王大叫一声,便吐了出去。

手中的那碗药汁也泼洒了一大半,萧寒连忙接过,这药汁要是全打撒了,那就得重新煎了。

“王爷,良药苦口,你得把这药汁喝下去,才能医治你的头痛病。”萧寒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这药能治我的头痛病?”好容易等白虎王吐的差不多了,面色略显苍白的白虎王问道。

“能不能,王爷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萧寒笑道,他觉得蒙古大夫还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索性就将其进行到底了。

“爷爷,您就试试吧。”白蔷薇鼓励道。

别人的话白虎王也许不会听,可孙女的话他却不能不考虑一下,犹豫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那那还剩下的不到半碗有点温度的药汤一仰头便喝进了肚子中。

好苦,从白虎王那痛苦的脸色就可以看出他所受的是非人的折磨。

用清水漱了漱口,这才慢慢的适应了那股味道。

萧寒留下了五剂头痛药,并且让白蔷薇学会了煎药的方法,这五剂药下去,老白虎这酒后头痛的毛病应该能缓轻不少,至于能不能治愈。那萧寒这个蒙古大夫也不好说。

“这回,咱算是给自己招惹了一个不大不小是麻烦。”萧寒一想起白虎王把白蔷薇历练的事情交给自己的情景,就觉得这一头一个大。

好事轮不到自己,麻烦一个一个接着来。就没有一个消停的时候。

一回到舒服,冰云就迎了上来,替萧寒和宁馨儿除去背后的大氅,这活儿本类是萧晨和萧露两个小丫头做的,只不过别冰云抢了去。搞的两个小丫头跑了过来,只有接过冰云手中的大氅折叠盛放去了。

“十三公主正生气呢,也不知道为什么。”冰云说道。

“龙十三?”萧寒不以为然,“她哪天不生气,别理她,气呀气的就习惯了。”

“爷,你也真是的,干嘛跟她怄气呀?”宁馨儿白了萧寒一眼说道。

“我今儿个可是跟你在一块,谁跟她怄气呀,我还没那闲工夫呢!”萧寒冲璃儿说道。“璃儿宝贝,给老爷泡杯浓茶过来,今天吃太多油腻了,得消消食才行!”

“是,老爷!”璃儿甜甜的一笑,转身就给萧寒泡茶去了。

“万恶的黄世仁呀,还是你好呀!”萧寒长叹一声。

“黄世仁是谁?”

“在我家乡,一个喜欢剥人皮的小地主!”萧寒随口说道,走到逍遥椅上趟了下来。

这人呀,学会了享受之后再艰苦朴素不起来了。要不怎么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呢!

“爷,十三这一次是真生气了!”宁馨儿去找龙十三了解情况,这一转眼的功夫又回来了。

“咋地了。难道我五哥有外遇了不成?”萧寒开玩笑道,龙五虽然表面上很洒脱,可骨子里就是一个传统的龙族,他都能舍弃与冷月几百年的感情而决定跟龙十三在一起,这不是爱情,而是一份。男人有时候也没有选择,龙五不像自己,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所以不能选择自己的未来!

“你这个乌鸦嘴,还真让你给说着了,十三说,她看到了一个妖媚到骨子里的女人跟龙五在一起,而且十分亲昵,两人有说有笑的。”宁馨儿说道。

萧寒霍然坐直了身子:“五哥是个有分寸的人,龙十三就在身边,他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吧,如果是……”

“如果是你,或许有这个可能是吧?”宁馨儿接过萧寒的话头道。

“什么如果是我,我说的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五哥一定是有什么要事才逼不得已与这个女人呢周旋,恰好被龙十三给看见了。”萧寒脸不禁一红,宁馨儿说的如果还真的有这个可能。

宁馨儿不信道:“这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没有巧合的事,只会有巧合的人,说不定有人布局呢?”萧寒说道。

“有人敢龙嘴上拔毛,这胆子也太大了吧?”宁馨儿道。

萧寒嘿嘿一笑:“这年头就不缺胆子大的人!”

“这可咋办呢,十三这丫头眼睛都哭红肿了,要不是我,还叫不开她的门。”宁馨儿担忧道。

“要不要我去帮你看看?”

“算了吧,你就别搁着添乱了,我再去说说,把你的分析告诉她。”宁馨儿风风火火的往外走道。

“停,你给我回来!”萧寒连忙叫住了宁馨儿,她这么去一说,估计这不是偃旗息鼓的事情,恐怕还会火上加油,这傻不笨的这么一解释也许啥事都没有了,可聪明的女人往往最容易钻牛角尖,尤其是自以为聪明的女人那可是更麻烦了,她只相信自己,不相信别人,极度自信,若是说是在别人说的还好,若是说是他说的,估计她还会想着自己是不是早就知道,跟龙五合起伙来骗她呢!

“你千万不能说是我说的,那些分析,知道吗?”萧寒叮嘱一声,“十三对我一直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我的话她是肯定不会相信的。”

宁馨儿这才明白过来,朝萧寒嫣然回眸一笑,点了点头。

龙五回来了,身后跟着一群垂头丧气的龙族,好像还都风尘仆仆的样子。不知道是跑了太久的路,还是跟什么干了一仗似地,感觉好像吃了什么败仗似地。

“咋了,五哥。大伙儿好像都不太高兴呀!”萧寒奇怪的迎了上去。

“老弟,给我来杯茶,渴死我了。”龙五张嘴就道,他嗓子都快冒烟儿了。

“来,这是我刚沏的。还温着呢,我没喝。”萧寒端起茶杯送了过去。

“咕咚”一口,一大杯茶就见底了,萧寒连忙命萧晨、萧露两姐妹下去取茶水了。

润了一下嗓子的龙五,终于缓了口劲儿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喘着气道:“老弟,我龙五今天让人给涮了!”

“谁这么大胆子,敢涮您?”萧寒奇道。

“还有谁,那个骚狐狸呗!”龙五骂骂咧咧的道。

“骚狐狸。霍小玉?”萧寒惊道。

“就是她,今天我一出门,也不知道是怎么鬼使神差就跟着她一个派来的人去了畅春园,这骚狐狸又是色诱,又是利诱的,我差点把持不止就,幸亏来了一个急刹车,这才从她嘴里掏了点东西,本以为收获不小,谁知道。那骚狐狸根本耍了我一道,害的我白跑了一趟不说,还让我们遇到了一群鳄人,那些鳄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朝我们进攻。我们不愿意伤人,所以就跑回来了!”龙五晦气的说道。

“鳄人?”萧寒奇怪的眼神朝龙五脸上瞄来瞄去。

龙五被萧寒盯的有些发毛:“我说老弟,你盯着我看什么呀?”

“五哥,区区一群鳄人而已,这就把你们追的如此狼狈的返回,难道她们数倍高手与你们不成?”萧寒奇怪的问道。

“这倒没有。不过有两个厉害的,剩下不计生死的缠斗,灭了那群鳄人不难,可我们跟他们无冤无仇的,这要是打开杀戒的话,那可是跟十几万鳄人对上了,兽人帝国要是得知也不会罢休的。”龙五说道。

无缘无故的杀人家人,这追究起来可就麻烦了,况且龙族又不是滥杀无辜的种族。

“都怪那个霍小玉,差点让我们认错了人,才搞的现在这个局面!”龙五恨声不已道。

“霍小玉怎么会知道五哥你要调查什么的?”萧寒很奇怪的问道,“难道你告诉她了吗?”

“没有呀,我怎么会告诉她这个呀,要不是她自己主动说出来,我怎么会上她的大当?”龙五恨声说道。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读心术这样逆天的技能?”萧寒联系到自己,霍小玉是如何知道宁馨儿还有一个哥哥宁宝儿的事情,难道说她是从自己心里面读到的,然后精心挑选出来的,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挑选这么一件事来威胁自己,这似乎不太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岂不是在她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不,绝不是读心术,这骚狐狸一定有令人没有办法想象的消息渠道。

“五哥,我想我们必须彻查身边每一个人,每一件物品,我怀疑这个骚狐狸在我们身边安插了卧底或者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为她传递消息!”萧寒严肃的说道。

“卧底?”龙五脸色微微一变,“这不太可能吧,我的人都是我多年的心腹以及龙岛刚出来的族人,怎么可能有奸细?”

“难道是我这边的人?”萧寒怀疑道,但是似乎更不可能了,自己的女人总不至于出卖自己男人吧,况且那天去看兽人勇士大赛的人当中没有一个外人,甚至连老猫儿和那对猫女姐妹都没带,要说外人,就只有一个元梦了,但是元梦会是奸细吗?

元梦不可能是,因为宁宝儿的事情,要不是霍小玉主动提出来,他根本不会想到的,所以元梦不会是奸细。

既然没有人是奸细,那霍小玉是如何知道宁宝儿的存在,还有龙五要调查大黑鱼无故出现在北部荒原的盐水湖中的事情呢?

难道说有人看到了自己等人宰杀大黑鱼的过程,如果有的话,肯定瞒不过这么多高手的神识,莫非在他们走了之后,有人去了自己野餐的地点,彻底的搜查了,这倒是并非没有这个可能,那么大的一块地方,宰杀大黑鱼的血腥味。已经河边的踪迹,香味以及可能随手丢弃的鱼骨等等都能是一种证据,霍小玉何等的聪明,也许一猜就明白了!

“五哥。你有没有想过这大黑鱼就是兽人自己放养的呢?”萧寒突然想起了地球上的渔场养鱼也,人类养殖各种各样珍惜的鱼类在后世一点也不新鲜,兽人发现盐水湖能养殖大黑鱼,等养大了宰杀作为粮食,这未尝也不是不可以的。

千万不可小瞧了人类的智慧。自然也不可小瞧了兽人,人家经历数千年的艰苦生活,尚能将这个族群维持到现在,虽然人口降了不少,但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落后就要挨打,可兽人并不甘心落后,一直靠自己顽强的生命力顽强的生存者,以搏得属于自己的一块栖息之地。

兽人这种拼搏的精神是值得敬佩的,但是他们天性之中的掠夺却会给人类的生存造成极大的破坏,而他们的这种索取是群体性质的。与人类的只有小部分特权阶级又有所不同,所以人类才不能容忍这样只知道获取,却不知道给予的种族存在,人类仇视敌对兽人也是因此而来!

“如果是其放养,那为何没有人看管,或者直接告诉我们不就行了吗,确实如此的话,我们也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北部荒原了。”龙五说道。

“五哥你这样想无可厚非,可人家兽人未必会这么想?到时候你要是一口咬定他们跟海妖合作,嘿嘿。全人类都不会放过兽人的,人类一旦团结起来,兽人就没有好日子过了。”萧寒说道。

“老弟,我怀疑你究竟是不是一个人类。怎么听着好像帮着兽人说话呢!”龙五怀疑道。

“我没有帮谁说话,我只是站在兽人的角度上分析问题而已。”萧寒笑道,“如果站在人类的角度,我也可以拿这件事做文章的。”

“你会做吗?”龙五笑问道。

“不知道,也许会,不过在做之前。我是根本不可能给兽人反制的机会的,我会把它做成一桩铁案!”萧寒道。

龙五愣了一下,砸吧一下嘴巴说道:“你小子也忒狠了些吧!”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我算服了你了,对了,今天你去白虎王府,怎么样,那老白虎有没有灌你酒?”龙五笑问道。

“这怎么可能呢,肉倒是吃了不少,到这会儿还没消化呢!”萧寒咧嘴一笑道。

“你小子不说实话,我可告诉你,我跟老白虎可是老对手,他那点德行我全清楚,请你过去那是看得起你,不灌你酒才怪呢!”龙五嘿嘿一笑,指着萧寒鼻子说道。

“五哥,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萧寒跳起来非常不满的说道。

龙五耸了耸肩膀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可不想他事后找上门来跟我打架!”

“打架?”

“算了,你看到十三没,我都回来这么长时间了,也没看见她一人人影?”龙五问道。

“五哥,你今天没有跟那个霍小玉怎么样吧?”萧寒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能把她怎么样,他把老子的火给撩拨起来了,说是你老弟的人,要给你守身如玉呢,我还能禽兽了?”龙五没好气的说道。

“不会吧!”萧寒四根手指慢慢的塞进嘴里,惊恐的说道。

龙五见萧寒吓的那样,不禁有些得意的调侃一句:“我说老弟,你可得悠着点,霍小玉这个骚狐狸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沾上了可就拿不下来了,还有她可是奥博那个老家伙的私宠,可别给人家戴绿帽子,小心那老家伙暴走,把你小弟弟给咔嚓了!”

那晚霍小玉生涩的表现,虽然有几分是装出来的,但身体的反应和情绪的变化,都让萧寒感觉到这还是一个未经人道的处子,但是霍小玉是兽皇奥博一世的宠妃,不可能至今还未被“开垦”吧,那老家伙看上去就是一个老色鬼!(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长春看牛皮癣十佳医院
检查的定点医院北京京都儿童
贵州有癫痫医院吗
日照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遵义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