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苍雷的剑姬 第785章 亡灵法师梦云

2020-01-14 11:32: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雷的剑姬 第785章 亡灵法师梦云

我的心情是凌乱的,我的世界观是崩溃的,毕竟当你发现自己认识的一名女性在小时候相信对方是代表爱与正义的魔法少女但长大后认为那只不过是丫在犯中二病结果就在快要对此习以为常的时候却惊闻她乃是货真价实的马猴烧酒之际,我相信你的感受不会比本人好上多少。实际上,咱此刻已经恨不能揪着头发满地打滚了——然而便在我把双手伸到头顶的时候,恰好摸到了一个软绵绵毛茸茸的小东西,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咪第二声?”很显然毛球对我毫无征兆的抚摸感到非常意外,忍不住发出了疑惑的叫声。

“没啥,习惯性动作而已。”在小东西的帮助下按捺住顺地滚的冲动后,我泪流满面着看向了旁边满脸无所谓表情的梦云,“那啥,我亲爱的小妹。你的意思是说咱们的老妈热衷于装扮成魔法少女并非出于什么个人爱好或者脑d大开,而是因为她乃是正牌货?”

“正确来说她不是正牌的魔法少女。”宝贝妹妹竖起食指严肃认真地纠正道,“只是出于兴趣才那么做的。”

说真的我闻言不禁更加风中凌乱了起来:“桥豆麻袋,这词儿我咋听着这么耳熟呢?难不成在当年老妈还是个美少女天天戴着奇怪的面具穿着近乎于羞耻play的衣服一边秀出短裙之下的胖次一边代表月亮消灭坏蛋的时候她都是用一记法术就打败了所有敌人的吗?老爸究竟是怎样把这只规格外的马猴烧酒弄到手的啊!?”

梦云望着我的目光里立刻带上了无比鄙夷的神色:“知道老爸当年攻略老妈的手段后又怎样,你打算将其用在艾蜜琳娜的身上吗?笨蛋老哥你真是太肤浅了,也不想想以老爸的性格他当年若是用某种相当高超的方法搞定老妈的话肯定早就嘚瑟翻天然后无意中告诉你了,可事实上呢?”

我只能摇头表示没有这回事。

宝贝妹妹换成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最近进入学院接触到魔法之后在和老妈通闲聊时她才告诉我的。事实是非常残酷的,即便如此你还是想知道么?”

“还请务必告诉本人!”

“ok,那就听仔细了。他们夫妻俩当初之所以会决定交往,只不过是因为在那个命运之夜里装扮成魔法少女的老妈在收拾完企图入室盗窃的小贼时正巧被旁边打酱油路过的老爸看见了她脱下面具之后的真实面貌罢了。”

要说咱此刻没有囧囧有神地感到一群乌鸦欢叫着从头顶飞过那绝对是在骗人,整个人当场就不对了:“麻袋麻袋麻袋,你说啥?老妈当年还真的有戴过什么奇怪的面具吗!?”

“……为什么会关注那种事情的啊?”满头黑线的妹妹以手扶额着摇了摇头说,“我不是说了么。老妈并非正牌的魔法少女,换言之她不是原地转三圈跳个舞卖个萌秀个福利就能变身的,为了隐藏真实身份自然要戴面具啦。”

“总觉得和想象当中的马猴烧酒似乎有些不一样,很让人失望的说。”

梦云立即气势汹汹地指着咱的鼻尖怒瞪着大声喝道:“那还不是因为你习惯用艾蜜琳娜做标准的缘故!如果只有实力和艾蜜琳娜差不多才能被称之为魔法少女的话。这世上除了暴君和圆神之外绝大部分的马猴烧酒都要失业了好不好!”

我顿时一阵讪笑不已:“还真是无可辩驳的说。”

然而怒意未消的小妹并不打算就此放过本人,继续指着我的鼻尖说道:“不要随便转移话题。以前我总是疑惑笨蛋老哥你明明只是一个战5渣却为何那么擅长在规格外的魔法少女身边各种打酱油蹭经验,在听过老妈叙述当年的浪漫史后瞬间什么都明白了——你那个特性根本就是遗传自老爸的呀!”

险些就此失意体前屈的我忙不迭举手投降热泪盈眶道:“这同样也无可辩驳,但是小妹哟,你能不能别再损自己可怜的老哥了?聊聊正经事吧。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老妈魔法少女身份来着的?而且她为何一直没有告诉我?”

毕竟即便嫁人退休了名为司徒怡月的妇人也曾经为峫城的安宁做过小小的贡献,更何况还是因此才与老爸邂逅的,没有理由和必要瞒着自己的孩子吧?

谁曾想梦云的回答立马便让咱orz到了地上:“当然是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再说老妈也告诉过你的啊,只不过你后来想当然的没有相信便是了。”

“请、请稍等片刻。”想到某种可能性的本人险些就此以头撞地,不过考虑到毛球还在脑袋上便忍住了,“我亲爱的小妹,你是说老妈在我们小时候扮成魔法少女秀节c并不是为了好玩,而是认真的?那么她试着用那些奇怪的衣服打扮你……”

“当然是在尝试训练我了,毕竟咱有着不错的魔法天赋啊。”梦云说着忽然很是咪疼地耸了耸肩。“只不过我那时候对魔法并不感兴趣,所以最后便不了了之。”

听到这里我顿时感到疑惑不已:“怎么会,对小女孩来说貌似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魔法可是非常神奇且具有吸引力的东西呀,你为何会不感兴趣的?该不会是因为我当时硬要拖着你玩各种电脑游戏的缘故吧?”

好在这次梦云并没有生气,不过她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抬手对准了不远处的地面,随后在口中小声呢喃了起来,似乎是在持咒的样子。伴随着小丫头的念咒,地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圆形光芒,看起来很像是某种d口;接着从这个d口中钻出来了一个白花花的玩意。准确点说它应该是向上冒出来的,就像是搭乘升降梯来到航母飞行甲板上的战机。

那是一具可以直接搬去医科大学里当教学道具的人类骨架,身上裹着几片残破不全的铠甲,手里拿着锈蚀严重的短剑和圆盾。感觉随便用棒球g砸一下就会散架的模样。然而就是这个随时都会歪歪倒的奇葩玩意,却向前走上几步半跪在失意体前屈状态的本人面前张开了自己的下颌骨。

“哈罗。”

硕大的冷汗当即顺着我的后脑勺滑下,而且用五根棒棒糖打赌我头顶上的毛球肯定也在它的小脑袋上冒出了冷汗。

“咦第四声——!!”

“咪第四声——!!”

旁边的梦云见状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地轻轻踢了我一脚:“笨蛋老哥你在和自己的宠物玩什么呢,稍微正经点会死么?再说游戏里又不是没见过骷髅兵。用得着这般大惊小怪?”

我tmd如何能够淡定得下来,跳起来坐回椅子上指着眼前的人体骨骼标本满头黑线地大声说道:“但那是在游戏里。而这却是在现实中啊喂!噢我的老天这不是真的,为毛一段时间没有认真关注咱的宝贝妹妹就变成亡灵法师了呀!?”

“亡灵法师梦云吗。嗯,感觉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呢。”小丫头轻抚下颌眯起眼睛煞有介事地点着头道,“很好,就这么决定了!”

“不要随便决定这种没谱的事情啊岂可修——!”我到底还是没有忍住一记手刀砸在了冒出来一对鹅黄色可爱猫耳创世神赐予的种族buff加成的梦云的头顶上,也让那个骷髅兵当场散架化为无数黑色光点消失了。“但是稍微等一下,为什么你会特意把这东西给召唤出来?马萨卡!?”

宝贝妹妹使劲儿捏着鼻梁叹息道:“没错,就是那个马萨卡。尊敬的母亲大人当着那时候还是萝莉的我的面捣鼓出一只骷髅兵展示着询问咱是不是很可爱想不想学习能够c控它的魔法,换成是你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沉默数秒之后,我果断囧着脸作死道:“回去洗洗睡?”

梦云没好气地拍开了咱按在她脑袋上的手:“滚。”

“对不起,习惯成自然。”我讪笑着收回了右手,随后正色道,“不过梦云,老妈当初为什么会选择用亡灵魔法向你展示来着?”

“都说了老妈不是正牌的魔法少女,还不明白吗?”宝贝妹妹说着忽然顿了顿。“她是魔女。嘛不用担心,和那些被负面情绪彻底吞噬了内心的到处为祸世间的邪恶魔女不同,老妈的意识一直都没有受到黑暗能量的任何侵蚀。当然,我也没有。或许是体质特殊的缘故吧,黑暗能量对老妈和我没有任何影响;而在笨蛋老哥你身上则突变得更加夸张,干脆对绝大部分魔法都免疫了。”

敢情我的魔免体质是这样来的吗!?另外在我家寄宿的时候艾蜜琳娜为何总是对老妈表现得很尊重这件事我终于明白了,原来金发少女早就发现母亲是魔女了啊。

世界观被重新刷洗一遍的我忽然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顺着妹妹的话随意地说道:“原来如此,老妈是在向你展示她最擅长的魔法啊。那么,问个正经的问题。咱们深藏不露的老妈究竟有多强?”

“至少在保持年轻容貌和身材这方已经是规格外级别的了。”小丫头竖起食指摆出一副满脸严肃到连蓝羽学姐也能看出来她是在顺口胡诌的模样大声说道,“没事就打扮成魔法少女挑逗老爸和她滚床单,得到滋润后将其转化为某种能量维持自身青春什么的,嗯。这个可以有!好痛,要掉了,真的要掉了喂!”

然而即便是宝贝妹妹泪流满面的痛呼也无法阻止我的抓狂了,拼命揪着她头顶上的双呆毛怒喝道:“这个才不可以有啊!另外这满脸跃跃欲试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别忘了你还没有成年呀岂可修!可恶,就算她是咱的母亲我也忍不住要说。这种教育方式绝对有问题的呀魂淡!”

“那个,笨蛋老哥。实际上我这是跟艾蜜琳娜的母亲学的……”

瞬间五雷轰顶外焦里嫩的本人沉默了半晌,最后泪流满面着缩回了身子:“我还是回去洗洗睡好了。”

小妹很是不爽地撇了撇嘴:“洗洗睡什么的全部禁止。回到之前的话题上,老妈自然没可能像艾蜜琳娜那样强,但给我的感觉至少不比负责教导我的老师弱。这个回答满意了不,最起码她并非什么中等水平,谁敢找她麻烦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一个问题解决了更多的问题却随即冒了出来,比如说老妈是从哪里修习的魔法?她那极少回去的娘家是不是传说中的魔法世家?偶尔来探望我们的外祖父是不是某个**oss?关于这些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从来没有提到过,或许是因为她选择的婚姻背离了家族意志的缘故?

无论如何既然老妈没有说那肯定是她不想说,这里还是把自己的好奇心收起来比较好。

“梦云,你知不知道越是这样说我就越发好奇当年老爸是如何把她弄到手的了?”我哭笑不得地摆出一个略显蛋疼的表情道,“老妈咋就没把他整成僵尸呢?而且还是能变身成魔装少女的那种。”

宝贝妹妹手点嘴唇歪着脑袋考虑了片刻,果断双眼发亮地说道:“因为她不是三无?”

这也仍然是无可辩驳啊喂!

我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忽然响起来的大厅喇叭却打断了本人。看上去在我和梦云闲聊的这段时间里,第一架飞机已经抵达了,正在准备进行降落的样子。

“貌似客人已经到了呢。”我说着伸手拍了拍躺在附近椅子上的刘涛,“起来,究竟打算装睡到什么时候?”

“呀,因为不小心听到了很有趣的东西,所以……”好基友自称当即一骨碌爬起身讪笑着抓了抓后脑勺道,“大丈夫,我不会随便到处乱说的。”

梦云黑着脸凑到了刘涛的面前:“啊啦,这可说不定呢。我认为只有挂掉的家伙才能真正地保守秘密,也许咱应该现在就把你整成亡灵——喵呜。”

随手在妹妹头顶敲了一下后,我咳嗽着正色道:“别闹了,待会这里会变得非常热闹。都把眼睛睁大点,没准七色圣龙的人会混在里面也说不定。”未完待续。

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百安分院
天津市儿童医院北辰院区
海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唐山看白驳风医院
兰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