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枪魔道第三十一章愿望

2020-01-25 04:44: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枪魔道 第三十一章 愿望

“……这下麻烦了!”左从戎突然间很苦恼的説了一句。<-.

“怎么了?”

“那个啊,该怎么处理!”左从戎指着湖岸边扔着的“红莲”回答道。

原本几人并没有索取报酬的意思,没想到这王越如此讲究,都已经死得只剩下意识了居然还送出了如此大礼。只是这也造成了现在的状况,礼物只有一件,可这里的人足足有七个,如果是一分微薄礼物也就算了,可偏偏是一件武技者的“仪式武装”,该怎么分配确实很让人苦恼。

“这有什么好苦恼的,谁能用谁拿着呗。”明珠很豁达的説道。

“到底是大家族的千金小姐,这也太豪爽了……”听到明珠想也不想就説出来的bànfǎ,左从戎被打败了一般的説道。

很明显,武技者的“仪式武装”自然是只有武技者用才能更好地发挥它的功效,而不是武技者的明珠説这话也就意味着明珠主动放弃了争夺权,难怪左从戎对她的zhègè举动有些无语。

“等一下,有个事得和大家説一下,这件‘仪式武装’非同小可,是三千年前铁血佣兵团初代团长王艳阳的武器,也jiushi説,zhègè东西是铁血佣兵团的所有物,在讨论分配之前,是不是应该先kǎolu要不要还huiqu?”紫苑突然间插嘴道。

“不行,这东西都丢了一千多年了,説还huiqu就还huiqu,我可接受不了,再説了,这是人家送给我们的东西,也算是我们这次冒险的一个纪念品,我可舍不得给王家送huiqu。”紫苑话音刚落,明珠就迫不及待的説道。虽然放弃了争夺权,但是对“红莲”的执着却还存在着。

“我也觉得不应该给还huiqu……”神尾也应和道。可能是因为明珠的话起了作用。从道理上来讲的话,作为家族子弟的他们,遇到这种情况归还失物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可如今被明珠这么一説,确实是这么一回事,这么美好的回忆,这么也得有diǎn纪念品才行吧,虽説这纪念品有diǎn贵重……

“好,那就这么着吧,别还huiqu了。这东西你们谁能用?”见两人表达了态度,雅明很tongkuài的做了决定。末了又向众人问道。

“……”

“……”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吭声。

fèihuà,能吭得了声吗。这里七个人紫苑、明珠是魔法师,雅月和左从戎是无能力者,剩下的也只有神尾、蓝枫和雅明了。这三人没有具现武器武装的倒是有蓝枫和雅明两人,雅明的战斗方式,明显不是偏重速度的类型,自然不做kǎolu,而蓝枫的武装则有尖利的爪子。貌似这“仪式武装”也没有什么用处。看来看去,这七人之中,竟是没有一人适合这匕首。明珠的主意是个好主意,可wunài无人能用得上。着实让人有些为难。

“要不还是还huiqu吧。”左从戎看着众人面面相觑的样子,小心的tiyi道。

“不行!”明珠和神尾异口同声的从左从戎喊道。

“真是,不能小声diǎn么!”左从戎被这么一冲,不由地小声嘀咕道。真是想不通。明明自己都用不上,而且也没dǎsuàn用,可一説给人家还huiqu。登时就翻脸了,真不知道这东西留着有什么用。

“决定了,给你,你拿着,反正也没人能用得上,你用的话总比那两支手枪上档次……这样大家有没有意见?”明珠很豪爽地説道。

“没什么意见,反正也没人能用得上,不过这东西确实比手枪上档次多了。”雅明也一本正经的开起了玩笑。

这是什么逻辑,为什么会把铁血佣兵团的密宝和手枪相提并论啊。如果这事被铁血的人知道的话,会不会被气疯过去。左从戎不禁流着冷汗暗想道。

……

“话説,咱们现在应该已经从幻境中出来了吧?”神尾问道。东西的问题告一段落之后,大家的注意力自然落在了周围的环境之上,神尾yihuo地问道。

“出来了,你们也应该能感觉到,光听声音就知道了。”紫苑肯定道。比起幻境中那种死气沉沉的样子,这里不止是环境优雅,各种小动物都很欢愉得活动着,增添了不少活力。

“那为什么……”神尾用手指了指依然存在的胡泊,难以理解的问道。

“是啊,我也正想问zhègè。”雅明也接口道。

就如神尾和雅明所疑虑的一样,这片胡泊在范围上来看确实大的出奇,如果一直都存在的话,地图上绝对会有标记才对,而按照几人赶路的行程来看,行程范围之内也再没有显示有胡泊的地方,这么多的疑diǎn,自然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大概,这jiushi思念的力量吧?”紫苑感叹道。

“思念么!真是不可思议。”雅明也无限感慨的説道。

“是啊,无法解释,却确确实实存在的力量。”盯着碧波荡漾的湖水,感受着信念与思念的波动,紫苑应和道。

“对了,大家有没有什么愿望之类的?我们在这里许愿吧,説不准会实现。”在气氛刚变得有些沉重的时候,明珠突然间插话道。到底是少女,就算是千金小姐,也还是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更不用説这里没什么外人,也不用太过注重礼仪。

“愿望,愿望,我的愿望是……”

“等等,等等,你先别説,我想到一个好玩的。”就在左从戎思考了一会儿正要説什么的时候,明珠立刻制止了左从戎,想大家説道。

“好玩的?你又要干什么?”原本比较郑重的气氛已经被这姑娘破坏殆尽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想法,雅明一脸嫌弃的看着显得很兴奋的明珠问道。

“嘿嘿!雅月,你笔记本上的纸还多吗,给我们几个一人分一张怎么样?”明珠坏坏的笑了一声之后,没有回答雅明的问题,反而向雅月借起了纸。

“你到底在想什么歪主意?”眼见明珠从雅月手中讨来了6张纸,雅明忍不住再次问道。

“等等不就知道了,给你,一人一张,没富裕的。”明珠总算是搭理了一下,不过也还是没有告诉雅明想要干什么。

……

“好了,大家可以把愿望写在纸上,到时候许完愿之后,我们大家互相看看各自的愿望怎么样?哦,对了,笔的话就找雅月吧。”将所有的纸分发完毕之后,明珠像是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般,向众人讲解道。

“喂,你这兴趣也太恶劣了吧,居然有窥视他人**的习惯。”雅明斜睨道。

“有什么不好的,我不是也zhunbèi把我的秘密告诉大家了,这是共享信息好不好,有助于增加团队感情的。”明珠将她的理论上升了一个档次。

“你别忘了许愿的目的,説出来的话可就不灵验了。”雅明提醒道。

“zhègè才是重diǎn吗?”左从戎有些无语的向雅明问道。

“这有什么关系,别那么迷信好不好,你説是不是啊,阿枫。”明珠很无所谓地敷衍道,完全忘记了自己做的事也差不了多少。

“嗯,大小姐説的没错。”

“你开什么玩笑,阿枫从来都听你的,有种你问问别人去。”雅明有些抓狂的大喊道。这不是明摆着么,蓝枫对明珠可从来没有説过个不字,。

“我觉得也不错!”雅明话音刚落,原本这里最不苟言笑、最不可能説出这句话的人,居然説出了这句话,是紫苑!

“呃……,会长大人,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雅明满头冷汗的问道。

“不是很好吗?”紫苑笑眯眯的向雅明説道。

“呃!”

“那就这么决定了,好了,大家可以写愿望了,必须写真实的。”明珠乘着紫苑的支持一鼓作气地将zhègè游戏推动了下去。

……

“怎么样?许愿完毕的话就把纸上的字亮出来看看。”仪式jiéshu之后,明珠再次开口向众人问道。

“我看看。‘保护妹妹’。hāhāhāhā……,怪不得不同意我的建议,总算是知道原因了。”待众人都把纸翻过来之后,作为发起者的明珠,此刻也自然而然的做起了主持工作,首先盯着雅明的纸条念道。

“……”雅明什么话都没説,像是在竭力忍着一般,脑门上青筋暴突,显得很郁闷。

“‘希望大家都幸福’好普通,美玲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做的事吗,怎么写zhègè?”明珠有些不理解的问道。

“我觉得挺不错啊。”神尾很迷惑的回答道。

“算了,不説zhègè了。看看阿枫写的什么,‘做大小姐的保镖,保护大小姐一辈子’……”

“噗,还笑话我,阿枫不也一样。”原本被明珠奚落了一通的雅明,此刻算是翻了身,返回头笑道。

“嘁,阿枫别理他,咱们接着往下看……”

“我觉得雅明的愿望很不错,其实我倒觉得我现在有些羡慕雅明了。”一直对明珠言听计从的蓝枫,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驳了明珠的面子。

“阿枫……”看着一反常态的蓝枫,左从戎梦呓一般的嘀咕了一声。未完待续……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可靠吗
苍南县中医院
黑龙江哪家医院专治疗白癜风
酒泉癫痫病医院
阜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