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少女风水师 第二一八章了断

2019-12-03 08:1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少女风水师 第二一八章了断

就这样,胡有理坐在山顶闭着眼睛一直弹琴,太阳出现又落下日复一日,十指早已血肉模糊,琴弦浴血,然而胡有理巍然不动。

三天,五天小青找了上来待在旁边,终于第八天的时候老道找了上来,怎么说也是亲徒弟啊,不过老道看见胡有理的状态也没办法,现在打断她很容易走火入魔,所以只能守在一边。

胡有理就这样弹啊弹啊,手指上的肉被生生磨的露出了白骨,但是她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第十天蓝调也过来了,他对胡有理不太放心,但是他找过来也只能陪在一边,第十五天一个黑影出现,真的只是个黑影,身上被黑色混乱的气体环绕根本看不清人,只要靠近他的物体都会瞬间被撕得粉碎。

虽然看不到脸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是谁,终于在第十八天的时候琴弦尽断,胡有理睁开了眼睛看了眼周围的几个人,拿出一把匕首直接扎向肩膀,一块血淋淋的肉被直接挖了出来,鲜血洒在洁白的雪地上分外妖娆。

同时一口血从胡有理的嘴角流出来,接着胡有理就倒了下去,胡有理这一倒三个人过来接,不过最后胡有理还是倒在她师父的怀里了,不是他师父最快而是那两个人都犹豫了,老道抱着胡有理眯着眼睛看着站在一旁的两个男人“你们没有一个配得上胡有理,这种时候都犹豫。”

说着老道就抱着胡有理往山下走,小青趴在老道的肩膀上鄙视的看了两个男人一眼一摆尾转了过去。

胡有理再次醒来的时候一睁眼看见的就是小青可怜的眼神,接着老道还有向天翔都跑了进来胡有理支起身子觉得脑袋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手指还有肩膀传来的剧痛让她再次倒在床上,看着自己缠着纱布的双手问道“这是怎么了?”

老道叹了口气“谁知道你怎么了,疯了?”

胡有理努力回忆之前发生的事,然后在心里问水水“我怎么回事?我把纹身挖下去了?”

“你进入了一种特殊状态,成功的把身体里的药剂都逼到了纹身上挖下去了,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轻松?”

胡有理苦笑“轻松么?”她心里更多的是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她发现对于蓝调她没什么感情了,对于辛子尧同样如此。如此也挺好吧,她可以重新开始她的生活了,不受任何人的干扰。

“师父他们两个都走了?”胡有理依稀记得自己昏迷前看到的两个人,她也看到了两个人的犹豫

。但是她的心一点也不痛,就好像那两个人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应该是彻底没有关系了吧,胡有理甚至感觉不到蓝调和辛子尧体内的连心符了,辛子尧的已经很久都感觉不到了,蓝调的是从她这次醒来才开始的。

“走了。那两个兔崽子靠不住哦,你………。”

“他们随着我肩头的那块肉一同剜下去了。”胡有理吃了颗疗伤丹靠坐在床上不知道想着什么,过了两天胡有理的上好了个七七八八向永回来了,向永说蓝调已经把那把剑找到了。

向永这次回来是想看看老婆孩子,这次一走能不能回来可就不一定了,这次胡有理还是跟着向永一起去了,胡有理做事不喜欢半途而废,对事不对人,既然白羊先生说了是三个有缘人那么她就应该到场,起码成功率会多一些。

这次他们去的地方可就真的有点偏僻了。飞机火车大巴汽车,最后还徒步走了一天,站在沙漠里看着满天黄沙,胡有理脱下鞋倒了倒鞋里的沙子看着向永“你确定你没带错路?咱们两个不会被渴死在沙漠里吧?”

向永的身体可是没有胡有理那么彪悍,使劲的咽了口唾沫湿润一下干涩的喉咙“应该是这个方向,再走一天差不多。”

胡有理扔给向永一个灵果“吃了吧,吃了能好受点。”

向永往地下一坐,虽然沙子很烫但是他真的是累的不行了,狼吞虎咽的吃着灵果“你和蓝调到底怎么回事?我总觉得提起你的时候他神色不对。”

“我俩?勉强算是朋友吧,曾经还是敌人。”

“不对啊。之前看你俩………。”

“那是之前,吃完没,吃完接着走。”

就这样两个人冒着烈日徒步又在荒凉的沙漠上,看着远处一个人骑着骆驼悠闲地的走过来。那人身后还跟着两只骆驼,虽然那人带着面纱但是胡有理一眼就看得出来他是蓝调,为什么?因为胡有理有感觉到连心符传来微弱的感应了,这不合理啊,纹身已经不在了“水水,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人类的情感我可是说不清楚。我只能说你身上的药剂已经去干净了。”

蓝调骑着骆驼一点点靠近“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傻?走着进来……。”

胡有理翻身骑上一只骆驼“你才傻,你有告诉我们这里是沙漠么,你只说个经纬线我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向永骑上另一只骆驼看着神色正常的两个人有点模糊了,之前蓝调对于胡有理的那份感情他可是看在眼里的,那时候他觉得就算让蓝调为了胡有理去死他都会毫不犹豫,现在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普通朋友一样,蓝调的眼神不在那么热切,胡有理的深情也不在那么纠结。所以他只能感叹道“真是看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

三个人就这样骑着骆驼漫步在沙漠里,胡有理问到“剑是蓝调给你的?”

“是。”

“你的伤好些没?”

“好了,本来也没多么严重,只是有点钻牛角尖了,他人呢?”胡有理问的很随意,不带一点感情就好像是问你吃了没?一样。

蓝调有点意外,他没想到胡有理的纹身去了竟然连带着对辛子尧的感情也淡了“不知道他去哪了,你怎么回事?”

虽然蓝调问的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但是胡有理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有些人有些事不值得放在心上就不应该留着,通通扔了最好,你没感觉轻松多了?之前你对我的感情是药物强加给你的,我的同样。”

“那你对辛子尧的感情呢?那并不是强加的。”

“他没有选择我我为什么要选择他?”

蓝调叹了口气“你只是逃避罢了。”未完待续。

北京丰台广济医院牛江红
沈河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赤峰治疗睾丸炎方法
贵州看癫痫的医院有哪些
武汉哪家公立医院治癫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