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剑主天魔 第三十九章 给我一个不杀我的理由

2020-01-14 11:35: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主天魔 第三十九章 给我一个不杀我的理由

清晨,海沙帮。

周游坐在书房内吃早餐。

昨晚他在天海楼睡的并不好,总是觉得影影绰绰的不安。

后来他想到,头顶上几层房间内,他刚刚经历了恐怖怪异之事。

可能是离的太近的原因。

所以周游立刻起身,连夜赶回海沙帮,这才睡了个好觉。

一觉醒来已是清晨,周游顿感饥饿。

不过等早餐送到面前,他盯着盘里的饭菜点心时,忽然升起一种困惑的感觉。

“我到底还……能不能……吃饭?”

然后他被自己这种想法惊到了。

周游立刻回想起昨夜覆盖住季夫人的脖颈,那几口的凛冽之感。

他被她咬了,然后他又咬了她。

更可怕的是,那种愉悦感……不下于任何事。

他皱了皱眉头,看着面前的盘中之物。

生鸡蛋、包子、烤牛肉、鱼肝、鱼子酱……

他的手指在桌上敲击着,思索着……

没想到一顿早饭就如此费思量。

这怪异之物对人心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周游猛地抓起一个包子,狠狠的咬了一口。

味道出人意料的不错。

更令他高兴的是,这个包子是素馅的!

周游暗自松了一口气,不然还真以为自己要变成茹毛饮血的怪物呢。

周游心情大好,一口气风卷残云,立刻吃光大净。

这远远不够他现在的胃口,立刻又叫了十几份来。

眼看着又吃光了,还是五分饱。正要再叫几份,忽然门外想起敲门声。

“进来。”周游道。

门开了,果然又端来一大盘饭菜。

不过端盘子的人是石海玄。

石海玄一脸微笑:“掌门,您找我。”

周游差点喷饭,心中暗想:这怕是他第一次给人端盘子吧。

不过自己却起身接过盘子,笑道:“早饭还没吃吧?一起吃。”

石海玄看着面前十几层盘子叠放,慌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吃过了。掌门慢用,我过会儿再来?”

周游边吃边道:“不用了。我有事要跟你说。请坐。”

他一口气喝了碗粥,接着道:“说事之前,我建议我们来捋一捋之前的事情……就是你我之间的事。”

石海玄慌忙站起来,躬身道:“掌门恕罪,属下之前有眼无珠……”

周游打断他的话:“我小时候就见过你,你知不知道?”

石海玄讶然道:“属下不知。”

周游笑道:“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你去我家,确切的说是老爹周文富家,拿着一个盒子……”

石海玄立刻脸色刷白:“是,是。”

周游笑道:“你记起来了吧。那时候你给我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不过我想现在应该能稍微反过来了,你说是吧?”

石海玄立刻道:“是,是!这些天来,属下寝食难安,惶然不知所终……掌门给属下留下了很深的……掌门对属下教育的越严厉越好。”

周游嘿然笑道:“后来你打算找我当帮主,还派人酒里下药……我只削去你几根手指,是不是很不公平?”

石海玄冷汗直下:“是!”

周游厉声问道:“那你说,如何算是公平?你欠我一条命,该如何还?”

石海玄低声缓缓道:“听从掌门责罚。”

这个回答无疑很聪明。

石海玄推测,既然掌门找他过来,就应该不会想要立刻杀他。而且过了这么久,要杀早杀了……

不过等进来一听,口风这么严厉,石海玄内心又起了疑惑,变的动摇起来。

而且看到周游早餐的惊人数量……

他更加不确定起来。

正常人没有早餐吃这么多的。

换句话说,对面不是一个正常人。

不是正常人,就不能以常理常心揣测。

这种变态……也许会在吃饭时随手杀人吧。

所以石海玄忽然变的切实的害怕起来。

死当然可怕,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

他甚至不知道他和这盘子里的生鸡蛋,谁会先被周游捏爆。

实际上,和周游真正交过手的,还活着的,好像只有他一个人。

他知道那种感觉。

所以石海玄说出那句听从掌门的话来,即面如死灰,腿脚酸软。

周游笑道:“我有很多理由杀你。不过我也有一个理由不杀你。因为我打算让你做北海剑派的护法。”

石海玄双腿酸软,再难支撑,终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谢谢掌门不杀之恩。”

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虽然令人心力交瘁,但石海玄永远不会嫌多。

周游扶他起来,忽然道:“我给了一个我不杀你的理由。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你不杀我的理由?”

石海玄愣了愣:“属下……向来没有杀您的理由。”

他接着补充道:“我以前只是有眼无珠,想扶持您做帮主……但完全不想要杀您!因为那时候有怪人要来啊……”

周游笑道:“你扶持我做帮主怎么算有眼无珠呢?难道,我不配做帮主?”

石海玄忙道:“当然配,绝对配,绰绰有余……”

周游缓缓的说:“我问的不是以前,而是以后。给我一个理由,不杀我的理由?”

石海玄慌忙道:“以后……以后属下就更加不敢有这个心思了。万万不敢!”

周游冷笑道:“石护法,你应该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些。如果你再这么像一个蠢货一样跟我说这些蠢话……”

他以指节敲了敲桌子,身体前倾,迫近对方:“我要一个拍马屁的蠢货又有何用?还是说,你仍旧把我当个蠢货?只配听蠢话的蠢货?”

石海玄终于镇定下来,沉声道:“好。我不会想杀你的理由是:你很厉害,我杀不了你。如果我这么做,和送死没有区别。”

周游眯起眼睛:“这个理由显然不够好。再厉害的人,如果有心算计的话,总会有得手的时候。”

石海玄定定的说:“还有一个理由是,即便我杀了你,北海剑派的盘子这么大,我也拿不稳。还不如我稳稳当当的做个护法来的踏实。”

周游笑了笑:“这个理由勉强成立。不过,还不够好。”

他顿了顿,接着说:“北海剑派的盘子虽然大,你一个人拿不下,可是你们可以几个人一起拿。届时,你就是元老院的首席元老。怎样,有没有考虑过?”

石海玄冷汗直下,立刻道:“不敢。”

周游笑着问道:“昨晚宴席上,坐在你邻桌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和你聊天的那个。”

石海玄暗自心惊,照实回答:“封峰,北海会刑堂堂主,季掌门的得力助手。”

周游笑着问:“他这顿晚饭,好像吃的不是很好?”

石海玄只好说:“他没怎么吃,全程都在谈论您。”

周游笑道:“谈论我?他不会是在和你讨论怎么对我施以酷刑吧?难怪我昨晚感觉后背发凉。”

周游倒不是开玩笑。作为北海会的刑堂堂主,封峰在北滨城各派中,一向很出名。

据说他对人体骨骼血肉研究极其精细,随便看人一眼,就能够看出对方的内里骨肉脉络走向。

所以他才能够手执利器,游刃有余。以无间入有间,令被审讯的人,犹如经历噩梦,求死不得。

据说他没事喜欢打量着别人,设想模拟着对方的身体骨骼走势。

所以周游这么说,显然不无道理。

石海玄忙道:“不敢……他只是泛泛发了些牢骚而已。”

周游继续问道:“他似乎对年轻人很看不上?”

石海玄立刻明白他们昨晚所谈的内容,已经全部暴露,所幸他当时只是很敷衍的说了几句,连附和也谈不上。

他立刻坦诚道:“他可能对掌门缺少足够的认识。”

周游话锋一转,忽然问:“昨晚坐在我们那一桌上的,那个飞鹭帮的护法,叫什么来着?”

“曾劳。”

“嗯。这个人的表情总是一副很讨打的样子……”周游沉吟道。

他忽然转而说道:“三天之后,举行北海剑派成立典礼,地点定在海沙帮好了。你张罗一下。届时我打算让你和许岩山分列护法之位。”

石海玄松了一口气,顿时拜下:“多谢掌门!”

周游随口问道:“北海会稍微大一点,能不能吃下?”

石海玄迟疑道:“这个……唯有季掌门如鲠在喉……”

周游挥挥手:“季掌门找我谈过了,他要回深山老林,闭关修炼长青功。大概一百年以后才出来,所以不用考虑他。”

石海玄立刻道:“明白!那北海会可无虑。”

周游笑道:“好。那就看你们的了。剑派成立之后,新的组织架构方案,由你和许岩山起草,你们好好考虑一下,把人力和物力精细清点一下,底层人员分布暂时不要大动,微调即可。”

他顿了顿,接着说:“新的组织架构中,要把冶炼矿物、锻造兵器的部门,以及收集剑谱功法的部门,列为重点。”

石海玄立刻应声:“是。”

周游笑了笑:“还有一件事。典礼大会前,把那个北海会的封堂主,和飞鹭帮的曾护法,脑袋切下来。由你亲自动手。”

“是!”

石海玄暗自心惊,他知道这一着之后,他和飞鹭帮以及北海会那帮人,怕是要结下大仇。

也只有周掌门能罩得住他了。

周游拍拍他肩膀:“轻松点,人手不够的话,我会让许岩山带些人过去帮你。”

石海玄道:“多谢掌门体谅。”

周游笑道:“我独来独往惯了,派中事务还是要靠你们两个打点。看你们的了。”

石海玄老老实实的道:“遵命!”

临武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威海市经区医院怎么样
大同治疗阳痿费用
徐州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沈阳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