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绝世剑尊 第98章 黑炎地狱(求收藏求红票)_1

2020-01-14 12:24: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尊 第98章 黑炎地狱(求收藏求红票)

“焚剑诀!”徐寒心神一动,黑剑微微闪着火红的光泽,但不仔细看很难看出区别。<-.徐寒叹了口气:“焚剑诀虽然只有三重境界,但是比其他剑技难练很多。”他练了大半天,也才第一重境界,炙热之剑。不过,威力已经相当惊人了,一剑斩断大树,断裂的树干立即就燃烧起来,炙热之剑虽无明火,但温度极高,能够轻易diǎn燃干燥的物体。徐寒相信,这一剑若斩在人的**上,能烫烂他的皮肉。

徐寒望着漆黑的长剑,微微皱眉,他在藏书阁翻阅的时候,发现了一本记载着死亡之海传説的书籍,书籍上説,当年超级高手在死亡之海大战恶魔,恶魔最终被斩杀,黑色的血液融入大海,将大海染黑,从此,死亡之海成了一片毫无生命迹象的死海,所有落入死亡之海的生命,全部葬身于海中。就连不慎碰到死亡之海海水的人,都会染上一种怪病,全身发黑,最终腐烂而死。但也有另一种説法,落入死亡之海的人并没有死,只是身体被恶魔之血侵蚀,异化成了妖兽,死亡之海的魔鹰都是落海之人异化而成。

徐寒觉得,后一种説法更符合他的遭遇。他落入死亡之海时,漆黑的海水疯狂地钻进他的身体,侵蚀他的灵魂和**,而且从死亡之海逃脱之后,他也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些异化。幸好他修炼了圣光诀,将恶魔之血排出了体外。

“以后就叫你黑炎地狱吧。”徐寒笑了笑,赤焰地狱现在的模样实在不符合赤焰地狱这个名字。

“时间差不多了,要去训练了。”虽然雷啸九天还没有学,但时间不够了。

下午的训练,主要是骑术以及马上作战。二十五名劲装铁骑,身骑铁鞍银雪,他们前方五百米处是排成一列的人形靶,他们需要围着人形靶疾奔,每当绕到正面的时候就用远程剑技攻击人形靶。别以为这很简单,银雪在马匹中属于上品宝马,奔行速度极快,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能围着人形靶绕一圈,要在这眨眼的瞬间找到正面位置,并迅速进行攻击,难度极大。

“驾!”训练开始,二十五匹银雪呼啸前行,如奔腾的云海,转瞬即逝,在雪白的云海之中,绽放出绚丽多彩的光芒,一齐射向人形靶。人形靶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经受多轮攻击,竟还顽强地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泰山般稳健。

突然,一支冰箭射穿了徐寒身下的银雪,银雪哀啼一声,失足倒地。徐寒目光微寒,身影闪烁,出现在百米之外,他的眼眸微抬,扫视那些铁骑,寻找袭击他的人。

“怎么回事?!”乘天斥喝一声,二十四名铁骑一同停下来,他们面面相觑,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在不远处,有一匹银雪尸体被踏得惨不忍睹,它身上插着一支冰箭,深入内腑。

徐寒的眼眸越发冰冷,若不是在奔行,恐怕那支冰箭就该扎进他的后背了。

“是谁做的?”乘天也有些怒了,在乘天府紧缺人手之际,竟然还有人想暗算其他的铁骑。

铁骑们纷纷摇头,谁也不会傻到站出来承认是自己干的。这时,徐寒的目光落到了那个高瘦青年的身上,他随着其他铁骑一起摇头,嘴角却微不可察地闪过一抹笑意。

徐寒记得他,他的名字叫高风,灵境一级,在藏书阁的时候想抢他的剑技。本来,徐寒都不打算追究这件事情,没想到,这个高风竟怀恨在心,在训练中暗算他,想置他于死地。

“很好,我记下了。”徐寒低语,眼眸中寒光闪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给徐寒换了一匹银雪,训练继续进行。徐寒一边对人形靶进行攻击,一边留意着高风的剑技,果不其然,高风修炼的是寒冰法则,他用来攻击人形靶的剑技也是寒冰之箭。顺道一提,在银雪的风速奔行中,其他人连做到稳定攻击都很难,徐寒却能做到一心二用,这和他的天赋分不开。气境踏入灵境之时,束缚大脑的枷锁会被解开,但解开之后的感悟力以及演算能力都因人而异,和个人天赋有关,有些人踏入灵境却和气境时区别不大,有些人却是天壤之别。徐寒属于后者。

突然,空气微颤了一下,隐藏在凌乱的马蹄声中显得极其细微,徐寒猛然回头,一把握住射来的寒冰之箭,顿时,他的眼眸里折射出冰寒,箭头调转,徐寒手腕一抖,寒冰之箭激射而出,刺破虚空。

“啊!”后方传来一声惨叫,几十只马蹄一齐扬起,随即在地面踏了几下,二十五匹银雪一同停了下来。

“又是怎么回事?!”乘天震怒,一而再,再而三,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这次,他留意到了,是高风先朝魔灵射出寒冰箭矢,被魔灵截住,还给了高风。

高风早就落下了马,大腿被一支寒冰箭矢贯穿,抱着大腿疼得嗷嗷直叫。乘天来到高风的身边,沉脸看他,怒喝道:“你是什么意思?”两次暗算,目标还都是魔灵。不过,魔灵确实厉害,能够在风速奔行的过程中感受到威胁,截下箭矢,还能进行反击,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乘天对魔灵又多了几分赞赏。

高风却忍痛指向徐寒:“是他,暗算我!”

“少放屁!你当我没看见!”乘天大怒,在他的眼皮底下还敢説谎?!

高风脸色惨白,心想这下完了。

这时,徐寒下马走来,淡淡説道:“府主,这是我们的个人恩怨,能允许我们私下解决吗?”徐寒心里很清楚,眼下是乘天府缺人之际,乘天就算动怒也不会轻易杀了高风,最多施予严惩。可是高风却三番两次暗算他,想取他性命,严惩一下就能完事了?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乘天怔了一下,随即diǎn头道:“你俩去那边自己解决吧,其他人继续训练。”如果这是个人恩怨的话,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否则今后的训练中还不知道要出多少问题。

徐寒笑了笑,一把拉住高风,直接往另一边的训练场地上拖行。铁骑们都不禁咽了口唾沫,暗叹魔灵真够狠的,高风被拖过去,肯定凶多吉少。

“放开老子!混帐!”高风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瞪着徐寒又吼又叫。

“别急,很快就放开你了。”徐寒冷冷一笑,手上一使劲,把高风丢了出去。

“哎呦!”高风一屁股摔在训练场上,疼得直叫唤。这个训练场比骑术训练场要小上一些,是用来训练组合剑技的。

徐寒把圣光诀拿在手里,淡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想要这个?”

高风眼眸一亮,怒骂道:“废话!你要是早给老子,老子才懒得偷袭你!”

徐寒脑袋微微一歪,眉梢挑起,“那你倒説説,我凭什么给你?”

“因为老子想要。”高风説得很淡然,仿佛这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你想要,我就得给你?”徐寒不禁冷笑起来。

“那当然,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不给老子?”高风不屑道。

“那你又算什么东西?”

高风眼中闪过怒意:“你还敢这么跟老子説话?老子告诉你,老子的老爹是乘天府的管家,你敢不听老子的话,老子分分钟搞死你!”

“哦?”徐寒笑了:“难怪你敢这么肆无忌惮,原来乘天府的管家是你老子。”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怎么样
黑龙江盛京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长春看银屑病哪家好
南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怀化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