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大夏王侯 第七百二十七章 制衡_3

2019-12-02 14:03: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夏王侯 第七百二十七章 制衡

未知之地,百万阴灵脱离束缚,一张张狰狞的面孔,恨意滔天。

蔓延的怨念中,素衣身影静立,平静的面容,看不出太多变化。

一身不屈傲骨,双膝终落地,知命一生双手沾满血腥,有敌人,却也有无辜。

送神一战,神州数百万生灵葬送,没有推脱的理由,不论目的是什么。

没有人有资格擅自夺取他人性命,神明不行,知命亦不行。

“抱歉”

迟来的道歉,知命叩拜,素衣染尘,黑发染尘。

一声道歉,迟来了二十年,数百万怨灵中,几位生前良善者,周身怨气散去,选择了原谅,然而,更多的怨灵依旧恨意不减,怨念冲天。

“知命侯,血债只能血来偿,你,罪该万死”

面容狰狞的老人、妇人、孩子,阴气萦绕周身,一口怨力撑持,恨了二十年,怎会如此容易原谅。

“知命的路还没有走完,在这之前,谁都不能取我性命”

念情刀锋入地,紫气浩荡,宁辰起身,看着漫天的怨灵,平静道,“若有一日,鬼女醒来,知命会给各位一个交代”

“如何交代?”

一道道怨灵忌惮地看着刀中紫气,寒声道。

“届时,知命任由各位处置,绝不反抗”宁辰开口道。

百万阴灵闻言,盘绕沉思,无尽怨气中心,素衣静立,身边念情散发着磅礴紫气,强大的压力,万灵不敢靠近半步。

“知命侯,记住你今日说的话,吾等便再等你一些时日”

权衡许久,众多怨灵做下决定,化为怨潮没入了乱之卷中,再次消失天书之中。

“多谢”

宁辰平静地应了一声,挥手收过乱之卷,转身离去。

山脉之外,晓月楼主看着前方走来的素衣身影,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他原以为还要有一场恶战,看来,并非如此。

不过,知命侯有众生信仰之力护体,即便怨灵,想要伤他也非是易事。

“公子,你没事吧”若惜上前,担忧道。

“没事,走吧,该离开了”宁辰面露微笑,轻声道。

“嗯”

若惜轻应,迈步跟了上去。

十日后,星空之上,晓月楼主看着前方烽烟,开口道,“知命侯

,就此分别吧,有缘,日后再见”

“保重”宁辰平静道。

“保重”

晓月楼主应了一句,旋即带着红鸾离去。

星空中渐渐消失的身影,不多时,已不可见,宁辰看了一眼身边侍女,道,“若惜,我们也走吧”

若惜点头,目光看着美丽的星空,轻声道,“公子,能不能告诉我,那些怨灵为何没有动手,是不是公子答应了他们什么”

她知道,公子虽然手中沾满鲜血,但是,绝对不是滥杀无辜之人,更不是推卸之人,对于那些无辜百姓死后化为的怨灵,公子很难像对待敌人一般无情。

“答应了一些事,不过,无关紧要,现在当务之急是得到岁月禁,此外所有的事情都暂时放下”宁辰平静道。

若惜闻言,心中轻轻一叹,没有再多问。

九云天城,第三十三根天柱前,红衣看着前方,独自一人,看着直耸入星空的天柱,突然,回首望去,眸中点点光华闪过。

他,终于来了。

远方,两道身影迈步走来,前方素衣,面容清秀平和,唯有一双眸子,刻满了岁月的风霜。

“你回来了”凤身看着走来的两人,开口道。

“音儿呢?”宁辰开口道。

“去履行当年的承诺,回报曾经欠下的人情”凤身轻声道。

宁辰点头,看着眼前红衣凤身,道,“这一路你也辛苦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尽快找到神之卷,否则我们的路就真的走到尽头了”

凤身消失,化为点点星光融入本体之中,一魂回归,陷入沉睡。

记忆涌来,有痛有累,知命三体,历经百劫,纵然心坚如石,终究也有了累的时候。

“姬雨晴”

第三十三根天柱上,众多名字间,一个名字如此清晰,宁辰看了一眼,旋即迈步走向了前方天城中。

九云天城内,一间客栈二楼,紫衣的男子看着城中走来的年轻人,双眸闪过一抹冷色。

燕九世口中所说的人,便是他吗?。

能与燕九世战至平手的人,除了那些古路执法者和星域尊者外,就只有眼前之人了。

感受到远方不善的目光,宁辰望了过去,却是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是错觉吗?

“公子,怎么了?”若惜不解问道。

“不知为何,自从进城后,我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们”宁辰凝声道。

若惜目光四处望过,除了人来人往的行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

与此同时,未知空间,巍峨的大殿中,众位星域尊者走出,时隔一年有余,晓月楼主亦首次现身,凌立大殿之中。

“楼主,古路出事了,你可知晓”紫薇星域的主事者正色道。

“略知一二”晓月楼主点头道。

“神机,在吾等之中,你与晓月楼主最擅长衍化之术,是否联手一看这些人来自哪里”罗嘉星域的主事者问道。

“可以一试”

神机颔首,看向另一边的虚幻身影,开口道,“楼主,开始吧”

晓月楼主颔首,挥手结印,相隔不远,神机亦凝神配合,点点星光开罗盘,共衍天地之数。

天机衍化,岁月回溯,四道身影从星域迷雾掠去,强大的气息,让人震撼。

“嗯?”

看到其中一人的面孔,晓月楼主眸中闪过一抹异色,竟然是他?

“有何不对吗?”诸天星域的主事者开口道。

“这些人是从红鸾星域的星域迷雾走出,其中一人,吾已见过,实力惊人,正面相遇即便吾等出手,也不一定能杀得了他们”晓月楼主应道。

“楼主既有此言,定是与此人交过手了”紫薇星域的主事者凝声道。

“嗯”

晓月楼主点头,道,“此人已死在吾手中,不过,并非吾一人之力,而是有身份未知的高手相助”

有关知命一体三化之事晓月楼主并没有说出,人心难测,未危及自身利益时,诸位星域尊者还能处处相让三分,然而,一旦知晓知命侯确实有危及他们的实力,这份忍耐将会瞬间消失。

先前为挡神灵,诸尊不得已送出陷仙剑,如今知命侯凤身已有两口仙剑在手,加上如今本体回归,实力究竟强大到何种程度,无人可知。

“这么说来,现在这些人就只剩下三人”罗嘉星域的主事者道。

“三位实境顶峰甚至真境级别的强者,若是一心隐藏身份,想要找到,着实不易”神机平静道。

“他们出现后,九王战死不少,吾最担心的事情,如今的九王中,便会有这些人”紫薇星域的主事者道。

“星空古路之事,吾等不宜插手,让执法者们盯紧,尤其是如今的九王”神机开口道。

众位星域尊者颔首,静观其变,确实是现在唯一的办法,远古战场开启在即,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墨门第九子呢,如今走到了哪里?”天岚星域的主事问道。

“九云天城”神机应道。

“怎会走到了那里?”

天岚星域的主事者眉头轻皱,道,墨门第九子是从红鸾星域动身,按道理说,不应经过九云天城才对。

“他似乎在找什么人”神机平静道。

“那条路上可有何人经过?”紫薇星域的主事者道。

“两位新晋的王者,还有姬雨晴”神机平静道。

“灵虚姬家之女?”天岚星域的主事者凝眸道。

“姬家传说是神明之后,体内有着神明血脉,难道墨门第九子是想要夺取姬雨晴的血脉之力?”灵虚星域的主事者神色沉下,道。

“不无可能”

紫薇星域的主事者脸色也凝下,道,“此子天资不足,修炼之路已到尽头,若是能以神明血脉洗练根骨,或许有可能迈入踏仙境中”

“麻烦了”

众位星域尊者心中一沉,灵虚姬家是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若墨门第九子真的对姬雨晴出手,姬家定会震怒,届时星空古路将会彻底大乱。

“各位太过多虑了”

晓月楼主看着众人,开口道,“此子并非是非不分之人,姬雨晴和他并无仇怨,他也不会随意出手伤人”

“知人知面难知心,在绝对的利益前,是非两字,谁又能分清,吾等不能冒这个险”诸天星域的主事者沉声道。

“至少他答应过的事情,他都做到了,此子承诺不会轻易出手,一路以来,便从未主动动手,否则你们认为,现在的九王中,为何没有宁辰之名”晓月楼主平静道。

“吾亦不赞成再干涉此子的行动,凡事过犹不及,此子虽然修为已到尽头,但一身战力却是惊世骇俗,各位应该都清楚,惹怒此人并无好处”神机凝声道。

“既然有分歧,便按照规矩,少数人意见服从多数人意见”紫薇星域主事开口道。

“吾主张进一步制衡墨门第九子的行动”诸天星域的主事者首度表态道。

“吾同意”

“吾同意”

……

一声声赞同,掩去了三两反对之声,诸尊意见达成一致,再次制衡知命。

什么药可以治疗术后ED呢
有前列腺增生要怎么治疗
他达拉非片为什么贵
治疗术后ED的药物选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