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重生成触手怪 第四十六章 喂,节操还没破底吗?

2019-10-12 20:00: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成触手怪 第四十六章 喂,节操还没破底吗?

黑法师驱使乱上去,轻易就捕获了这名身体状态看起来十分糟糕的少女。♀:♀飘天文学♀♀

少女四肢被乱死死抓着,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把她扶起来。”黑法师给乱下命令,这个姿势不太容易观察眼前的艺术品。

少女被乱扶起,尽管四肢还被牢牢抓住,少女也无力站起,但被乱扶着,还是被托了起来——这个姿势有些像被绑在十字架上。

少女头依然低着,然后不时咳出一些鲜血。这么断断续续一阵以后,少女终于停止了那种令人心痛的行为,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

少女的身体似乎有些肮脏,料想刚刚混在尸体堆内弄脏的。除了一些尸水,她身上还有不少的血迹,不知道那些血是别人的还是她自己身上的。

黑魔法师冷哼一声,从行动空间里取出一颗流水宝石,清水便从碧绿的宝石上流出来,环绕在少女的四周,为她清洗掉身上的污渍。

最后那些用过的污水黑法师也不收回了,直接让它流到地上。

清洗过的少女,洁白的皮肤上带着些许的水珠,看起来是那么圣洁,黑魔法师也不禁心动了,上前用食指diǎn着少女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以便看得更加清楚。

好细致的脸蛋,美得无可挑剔,黑法师想起之前向希库拉讨要的那个女仆,相对于这位自投罗的美人来説,她简直就是一堆垃圾,自己之前也太没眼光了吧?

少女因为受到惊扰,微微睁开朦胧的眼睛,那漆黑的双瞳如同黑夜中的明月般妩媚而令人神往。

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处理她吗?黑魔法师微微一笑,对这个刚刚捕获的猎物感到很满意。

将手试探性地抚摸猎物胸口突出的部分,柔软而且弹性十足,只要摸过一次,感觉都会上瘾。黑魔法师不由得赞叹天作之美。

看到少女没有反抗,黑魔法师更加放肆起来,如同着魔一般狂热地在这具完美的身体上摸索。

这具身体一定具有魔力,不然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受控制,简直就是对付男人的一种禁咒!黑魔法师一边享受手足之快,一边惊叹这具身体的诱惑力,他此刻完全着迷了。

少女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身体的也还是那么冰冷,是由于刚刚被水清洗过,所以才这么样的吗?黑魔法师将自己平时对付女人的手法都用上,希望少女美丽的面孔出现渴望被爱的神情,想要完全征服这名少女。

这时候一声巨响,抓着少女右手的那个乱似乎被什么给击飞了,少女的右手得以解脱。不待黑魔法师反应过来,少女立刻用解脱的右手从抓住自己左手的乱身上拔出他的佩剑,麻利地将那只乱的双手切开,这样一来,少女的左手也得到了解脱。

少女的左手伸出,抱住黑魔法师的后颈,右手的剑尖抵着他的脖子,这么一来,黑魔法师倒反被少女给制住了。

用剩下的魔力出空气炮,将锁住自己右手的人击开,右手松开后,抢左手边人的剑再利用剑将另一只手解放,然后将眼前那名看起来是头目的人作为人质。楚守这一连窜的动作电光火石,在瞬息之间完成,当黑魔法师的下巴脖子处被剑尖dǐng得痛,他才明白刚才生了什么事情。

楚守将身体压上身前的黑魔法师,嘴巴在他的耳边轻声説道:“请你将在我体内的手指拿开好吗?怪难受的——还有,以后抓住敌人,千万别那么猴急啊。”

女性楚守之所以故意被抓,本打算出其不意地制住黑魔法师。但当黑魔法师对她上下其手的时候,她改变了主意,打算静静观察,她想知道,自己会不会对男人感兴趣。如果与男性接触产生的快感能满足她内心的空虚的话,她可以毫不介意和男人生关系的。遗憾的是,除了无聊之外,那名黑魔法师的手法没能让自己产生能填补空虚的一丝快感。她只好按照原先计划将黑魔法师制住。

黑魔法师恋恋不舍地将手从那具充满魔力的身体上拿开,小心地问道:“你想怎么样?”

“你知道我想怎么做了吗?”楚守微笑着仿佛对老朋友那样对黑魔法师説道。

听了楚守的话,黑魔法师脸色一变,説道:“我是不会打开那个魔法结界的!”

“诶呀诶呀,别説得那么坚决嘛,説不定一下子你就会改变主意了呢。”少女那美丽黑眼睛闪烁着神秘的光彩。

“哼,你认为对我用刑可以逼我招供吗?我刚才已经切断了痛觉感,怎么样的处刑都对我没用。”黑魔法师冷笑一声,回答楚守,“而且你即使杀了我,也打不开这个结界,那些乱也不会放过你的,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真是的,这样不就变成僵持了吗?我奈何不了你,你也奈何不了我。”少女生气微嗔的表情,谁看了都会想在她的脸上疼爱一番。

“哼,那样的话还好,你飘天文学?你能拿到什么时候呢?”黑魔法师也看出了少女的弱diǎn,毫不留情地指出来。这名少女刚才的病似乎并不是装出来的,她的身体已经很虚弱,现在让她拿着把铁剑,应该坚持不了多久。

“谁知道呢?”少女依然保持着那种令人怜爱的微笑,那清纯的表情和那惹火的身体都能催生男人的**。

于是,双方进入了僵持阶段。少女为了让自己舒服些,换个位置,移动到了黑魔法师的身后。感受到身后少女身体压上来的魅力,对黑魔法师来説是一种享受,但拿着剑的少女未必和自己一般舒服了,可以看出此刻她拿剑的右手开始轻微打抖,似乎力气不足了。这么一对比,黑魔法师感到自己已经胜券在握,露出得意的微笑。

突然之间,黑魔法师现身边的所有乱都失去控制,开始生剧烈的颤抖,然后身子后弓,做出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有的乱因为身体不好,硬生生弓断了自己的腰,然后软趴趴地倒下。

那些乱……生什么事情了!?黑魔法师感到大为吃惊——乱的这些行为,莫非一直密闭在魔法结界里的妖人出什么事情了!?

“我出来的时候,可是在结界内留下好东西哦。”身后的少女语气依然不急不缓,好像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一般。

“不可能,哪怕下毒

,妖人都不可能被毒死的!”黑魔法师不可置信地喃喃道。

“那么你不想打开结界看一下吗?”少女在黑魔法师耳边轻身细语地诱惑着。

看来那只妖人已经出事了,即使再利用结界保护也无济于事,黑魔法师咬了咬牙,他也想知道里边生了什么,咏唱出解除结界的咒语。

随着金色墙壁的消失,出现在黑魔法眼前的是妖人那庞大的身体,身体上边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致命伤口,大量的恶臭黄绿色血液从伤口处涌出来——它已经停止任何行为,完全失去了生命。

在乱身旁的,是一名银色头的少年,脸上有道明显的十字刀疤。

“诶呀诶呀,你居然做到了呢。”看到拉米尔,少女露出愉快的微笑,“作为奖励,欢迎你参加奥.特曼小姐的故事会。”aya

沈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肇庆治疗白癜风方法
淮南治疗早泄方法
沈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肇庆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