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绝代玄尊 第001章 抢牛

2019-10-13 00:13: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代玄尊 第001章 抢牛

虽然时至晌午,天色却阴沉的犹如黄昏,田间的老牛似乎也受不了气候的闷热,不停的甩着牛尾,晃动着背上的犁套不愿耕作,一副焦躁不安的模样。

“畜生!今儿个你是怎么了?”后面的汉子骂了一句,扬起了牛鞭,却没舍得抽下去,愤愤的説:“算了,不知道为啥,我心里也慌的很,没心思干活!不犁了,回家!”

收拾好了犁具,牵着大黄牛往村里走,迎面走来三名身穿锦衣华袍的男子,个个神色阴鸷,眼神犀利。汉子不敢多看,赶紧低下头,心中却暗自惊惧。

这些人是什么人?整个元阳村五百多人,他都认识,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三个人?应该是山外来的客人吧?

从他们的服饰来看应该是山外的官家,是万万不敢招惹的人!不过即是山外人,为什么会从村里出来?一早就出来了,没见有人进村啊?

元阳村四面环山,只有这前面的山坳是唯一出山的途径,而且山路极不好走,村人自耕自食,很少有人出去,也鲜有外人进来!

村后是元阳山,连绵数百里,正是玄玉帝国第一大江盘龙江的发源地!只是分流过元阳山进入元阳村的时候,却变成了一条不足三丈的xiǎo溪。

连江水都流不过来,何况是人!所以这三人不可能是从元阳山上来的,肯定是从前面山坳,只是不知道何时进了村子。

汉子也不是多事的人,牵着牛低着头跟那三人交错而过。刚走出去几步,那三人却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老黄牛,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一人转过身来,摸着下巴上的一颗大黑痣对着汉子叫了一声:“喂,等一下!你这头牛多少钱,卖给我们吧!”

汉子转过身来,弯着腰陪着笑脸説:“官爷,草民家中薄田三亩,全靠这一头牛耕种,自然是不卖的!”

大黑痣冷哼一声,走到他面前伸手一推,扔了两块铜板在地上,斥道:“忒的啰嗦!老子説买就买了!山上待了三天,嘴里淡出个鸟来,这头肥牛正好回去给兄弟们打牙祭!”

汉子一听这人是要买他的黄牛杀来吃的,哪里肯答应!一把扯过缰绳抱在怀里哀求着:“官爷饶了xiǎo的吧!这牛可是我大牛的命根子!我和儿子爷俩就指望着这头牛耕地养活呢!我吃多吃少无所谓,儿子才十二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没有了牛你想活活饿死我们爷俩嘛!”

大黑痣听的不耐烦,突然劈出一掌,打在大牛的胸口,将他打的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破口大骂:“不识好歹的东西!老子什么身份你知道吗?吃你的牛是你xiǎo子的荣幸!再加一个铜板,牛让我牵走!”

“再多的钱我也不卖!”大牛也急了,连嘴角的血渍都不擦,爬起来紧紧抱着牛头説:“求求官爷放我家一条生路!”

“老子宰了你!”大黑痣一掀长袍,竟然从身上拔出一把一尺多长的匕首,刚想往大牛的身上捅,胳膊却被一人拉住,一名白脸同伴对他摇了摇头,低声説:“不必多惹麻烦!”眼睛却看着前面的方向。

大黑痣顺着这白脸汉子的目光看去,却见有几个刚收工的村人已经看到了这边的情况,正在往这边走来。

白脸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塞进大牛怀里,阴笑着説:“这些银票可以买五头牛了,你拿去吧!”

大黑痣心疼的説:“你这不是浪费嘛!他有命拿也没命花啊,过了今晚…”

话未説完,一直站着不动的锦衣人突然间就闪身站到了大黑痣面前,扬手“啪”的一声就给了他一个嘴巴!

大黑痣脸上顿时肿起一个五指印,却是连捂都不敢捂,神色惊恐的跪倒地上,对那锦衣人叩首:“属下知罪,求头领责罚!”

锦衣人冷哼一声,再也不看他,转过身去淡淡的説:“嘴巴管严一diǎn!给他一千两,不卖就直接拉走!”

不等那白脸把银票掏出来,大牛死死抱住牛头大叫:“几位官爷,这牛是我的命,就算你们出再多的钱,我也坚决不卖!”

“你的命,一文不值!”白脸把手从怀里拿出来,阴笑着説:“既然你不识好歹,那我也不用浪费了,牛我要定了,你想把命也搭上,我成全你!”

“砰!”白脸右手一翻,突然就摁在了大牛的胸膛上,直接把他给击飞出去,理也不理围上来的那几个村民,把缰绳递给大黑痣,笑着説:“牵着走吧!”

四五个村民冲上来,一人扶起大牛,其他人堵住那白脸汉子大声指责:“为什么打人?你们是强盗吗?这牛是大牛的命,你们为什么要抢走!”

白脸不屑的看着这几个村民,对大黑痣摆摆手説:“你牵着牛走吧,我来搞定!”

话音刚落,他身形已经动了,伴随着阵阵惨叫,刚才还站着的四个村民,此刻已经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自不量力!”白脸轻轻的弹了弹腿上的灰尘,把地上的铜板也捡了起来,转身追上了大黑痣,笑着説:“既然不识抬举,那就不要浪费,我白眼狼可从不做赔本生意!”

三人哈哈大笑,就要扬长而去。大牛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眼睛通红的从地上站起来,推开旁边想拉住他的那名村民,嘶吼一声:“你们这些强盗,畜生,我跟你们拼了!”説完冲了上去!

“找死!”白眼狼咬牙怒骂一声,转身就迎着大牛走了过去!大黑痣和锦衣人连头都不回,因为他们知道对付一个村夫,白眼狼已经足够了!

“啊!”一声参加从身后传来,锦衣人和大黑痣都冷笑了一下,头也没回,却感觉身后突然风声袭来,紧接着“嘭”的一声,一人跌落在旁边,竟是白眼狼!

锦衣人和大黑痣脸色大变,豁然转身,却见大牛拳头还伸在前面,只是脸上的表情却充满了惊疑,似乎难以相信刚才那一拳是他打出来的!

锦衣人和大黑痣也难以置信,偏头往大牛身后一看,果然站着一个人,正用自己的右掌,贴在了大牛的脊背上,正是刚才扶起大牛的那个村民!

大牛也感觉到了背后的火热,扭头一看,惊喜大叫:“夫子,原来你会武的!”

夫子抬起头,露出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叹息了一声説:“大牛,今天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説!”説着一把将他拉倒身后,右脚往前一伸,一脚踢在大黑痣的手腕上!

大黑痣原本还想借着大牛的身体进行偷袭,却已经被夫子识破,这一脚被踢了个正着,手腕剧痛,惨叫声还没发出,又被夫子一脚踹在胸口,身体凌空而起,重重的摔落在白眼狼身旁!

大牛没想到夫子不光会武,而且这么厉害,兴奋的简直想拍手叫好,却看到那锦衣人突然一动,眼前出现一道残影,似乎有十几个锦衣人一起出现,把夫子给团团包围起来!

大牛何曾见过这么诡异的功夫,惊的张嘴就要大叫,胸口却随即一痛,也就没有叫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被残影包围的夫子右脚一抬,重重的往下一跺,顿时尘土飞扬,就像是刮起了一阵大风沙,而围绕在夫子身边的残影却只有一处被风沙包裹,夫子的右爪,也随即抓在了这处残影上!

“呲啦!”锦衣人的腰间被抓出一蓬血花,衣衫撕裂,露出了里面的紫色衣衫,似乎还有一根虎纹腰带。

夫子脸色大变,紧盯着锦衣人失声大叫:“紫衣虎卫?!”

锦衣人腰间受伤,脸色铁青的打量着夫子,咬牙强忍疼痛,阴笑着説:“牛不要了,银票全部给你,放我们走,如何?”

夫子眼中煞气一闪,刚想説话,胸口却如遭雷噬,气息翻腾,赶紧转过身,强作几个呼吸,咬着牙説:“快滚,不要等我改变主意!”

锦衣人心中暗喜,心想只要老子能活着出去,还怕保不了仇?!

那白眼狼和大黑痣也都听到了夫子的警告,强忍伤势站起来,扔下我身上的银票,左右扶住锦衣人狼狈而去。

大牛忍痛跑过去牵起缰绳,顺便捡起了那些银票回到了夫子身边,将银票塞到夫子的手中説:“夫子,你救了我,这些都给你!”

村人一日三餐自产自足,出一趟山外也不容易,钱财反而在这里用处不大!

夫子并没有接住银票,反而一把抓住大牛的手,张嘴喷出了一口血!

“夫子!”被打伤的村民们也纷纷缓过劲来,爬起来围到了夫子的身边。大牛着急的叫着:“夫子受伤了!快把他扶到牛背上回村!”

众人手忙脚乱的将已经昏迷的夫子抬上牛背,虽然大家也都受了伤,不过仗着天天耕作,身体强健,也没什么大碍。

过了溪桥就进村了,桥下溪水要比平时大了许多,而且鱼儿纷纷跳出水面,好不热闹!只是众人都有伤在身,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了!

路过家门口,大牛对着篱笆院里敞开的房门大喊:“xiǎo宝!”

土屋里传来一声回应:“爹!我没出去!”

大牛皱着眉头説:“废话,出去了还能应我嘛!现在可以出来了,去请阎叔过来,夫子受伤了!”

一个眉清目秀,身材却比同龄人瘦弱的男孩从土屋跑出来,看也不看众人,径直往村西跑去!

大牛身旁的一人叹息:“大牛啊,你説你养了十几年的傻儿子,图的是什么啊!”

大牛气恼的看着他:“我儿子不傻!从我抱他回来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我儿子不傻

,跟我一样,是个老实人!”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的评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预约专家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患者评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检查预约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评价如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