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末世收割者 第140章 记忆复苏

2020-01-16 16:17: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收割者 第140章 记忆复苏

[]

p:求点赞了,明天白天还会有一

被用来做试验的三级蛇,是一个星期前被捕获的试验品,经过检验,该蛇人的“进化”已经停止。◆^~^.◆》对食物的需求量,也不象那些还有进化潜力的同类般巨大。

这间被改靠的试验室里,摆了一个巨型的铁块,铁块是拥有塑造能力的进化者,通过塑融金属,象数根钢材象捏橡皮泥一般地“捏成”一团融合而成。

蛇人被扔进试验室,摆到铁块上后,林枫亲自动手,双手按在铁块上,铁块象活过来似地,上面面生出五根“活动”的铁柱,象蛇人的四肢和锁住、融合。这四根铁柱每根粗如手臂,以三级蛇人的臂力,论如何也难以挣脱。为了避至于蛇人口喷吐的强酸的腐蚀效果,铁柱表面被林枫用能力镀了一层防腐蚀的金属钛层。

欧阳华隔着一层厚实地防玻璃,冷冷地林枫的表演,心中却感慨万千。

进化者,异能的出现,把人类带入了一个的时代。旧的维护这个秩序手段,现在已经完不能用了。光是要将一头蛇人束缚起来,就必须如此麻烦。

以林枫的手段,完可以使用微电控制能力,直接扰乱蛇人体内的生物电流令其瘫痪,不过林枫并不想让外人知道多的能力秘密,所以还是故意使用了这种“原始”的手法。

蛇人被束缚好后,几个科研人员进来,在他的身上安上各类的探侧仪的触头。为了防止蛇人乱吐强酸伤人。他的嘴里也被塞了特制的钳口球。对于一头雄性的蛇人来说,这种待遇实在有些重口。

折腾了半个小时后。一切准备完毕,一根特制的大型针筒被送到了林枫面前。

蛇人的皮肤比常人要坚硬。要给他注射死去蛇女的血清,使用的针筒针头都是特制的――据说从前给大象打针用的。

递给林枫的针筒里,装了二十毫升稀释过的蛇女血清,在听到研究人员的指示后,林枫亲自动手,将一整筒的血清部打进蛇人的身体里。

之所以试验的对象是蛇人而不是别的类型的觉醒者,则是因为今天那头恢复记忆是蛇女,先从“同类”开始试验

血清入体后,林枫随即将手按在蛇人的胸口。精神力完释放,力感知血清入体在他身体里引发的各类反应。

虽然研究所里有各种各类的仪器,但在这个时代,也没有人会因此而忽视一个高明的感知者的“人肉探测”的数据。

这一刻,世界的呼吸都随着林枫的举动而波动。

这份血清,其来源是从蛇女的脐带血。血清入体后,周围的仪器,则不断地将蛇人的心跳、心电图、呼吸频率、血压等常规数据测试出来。而林枫感知力完锁定在注入体内的血清上,精神力捕抓着其和蛇人身体结合后所引发的一系列化学变化。

蛇血的脐带血清一入体。顺着蛇男的血液流动迅速游遍其身。所过之处,并没马上引发想象中的变化。

初的半个小时,蛇男的情况和原先毫变化,只是在苑楚羽的压制下。一直恐惧地在趴在床上不敢动,也法动。

但是,一旁的仪器和林枫都察觉出。蛇男的心跳,血压。内分秘,阵代谢。正以缓慢地速度在上升。

半个小时后,他身上的各项指标比原先要上升了百分二十,而脾气变得开始暴燥起来。

四十分钟后,蛇男变得越来越烦燥,即使有苑楚羽这个恐怖的大敌在身边,他仍然在铁床上用力地扭动着身子,强壮的四肢,直拉得制住他的铁环咯吱作响。

这时谁都看出来了,蛇男的精神正变得极不稳定中。而林枫在扫描其脑部内分秘状况时,发现其脑垂体正大量分秘代表各种情绪的化学物质。从这些反表情感的化学物质反向推算过去,林枫确认其正经历着喜、怒、哀等多情绪的反复折磨。

蛇男的变化令人惊喜,因为这意味着,他现在似乎正在回忆起什么。

此时林枫已顾不得旁人,力地扫描其脑部,欣喜地发现,其原本被“格式化”,空白一片的大脑,有部分代表记忆的回路,正在修复中。

此时的蛇男,不但身体扭动得厉害,面部五观也疯狂地扭曲着,他张嘴想要嘶吼,嘴被堵塞球塞得密密实实。

正在外摩这一幕的科学家们,有人向欧阳华提意见到。

“将军,是不是可以把那家伙里的嘴塞物拔了来?”

欧阳华问现场的林枫道:“那家伙会口喷强酸,你的意见呢?”

“没关系,他伤不到我的。”

林枫摇头,表示不在乎,很欧阳华就同意这个建议。

苑楚羽走上前,伸出毛茸茸的虎爬,一挑一拔,拔掉了蛇男嘴里的堵塞物。

堵塞物一去,蛇男大嘴一张,冲着她喷出一大陀强酸,却被苑楚羽身上的源力罩轻松地挡住开。开的酸液化做水滴般向四面八方溅射,早有准备的林枫在一旁展开动念力力场,一点不漏地将这些以盐酸为主要成份的强酸部收集,然后随便放入边一个玻璃杯里保存下来,并没有伤到室里的半点仪器。

苑楚羽仗着身上的源力罩轻松地挡住蛇男的强酸液近距离的喷吐,故然让人惊叹,但林枫看似轻松地将飞溅酸液部收集在一起的能力,是让世界看到这一幕进化者们叹为观止。

“不愧是中国方面强的进化者!不,应当是天选者”

在五十一区的地下基地里,美国方面看到这一幕的那几个和他相似的“天选者”们忍不住也发出了赞叹。

但是,这些赞叹的心情,很被震惊所掩盖。

冲着苑楚羽狠狠地喷出一口强酸后,蛇男咧开嘴,拼命左右甩动着头颅,脸上身上,血管青筋根根暴发,不顾一切地大声吼叫着。

起初只是毫意义地,象野兽一般谓地嘶吼,尖叫,刺耳的啸声,刺得现场的听众甚至“远距离的观众们”,都不得不堵起耳朵或“调低”音量。

在被噪音折磨了约一分钟后,蛇男终于感出了让世界都震惊万分的一声音。

“我的头好痛啊!啊!”

求点赞,明天白天还会有一。未完待续

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双鸭山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京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临沂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徐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分享到: